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百二十章 祖师大考

第一百二十章 祖师大考

        秦牧纳闷道:“祖师没有这个念头?”

        少年祖师沉默片刻,叹道:“有。你的头先放在你脖子上,继续说下去。”

        秦牧继续道:“我观延康国师行径,有些与我圣教教义相合,都是【牧神记】圣人之道,用于百姓。倘若我圣教依附于延康国,非但不会像其他教派一样没落,反而可以展壮大。这是【牧神记】其一。”

        他顿了顿,继续道:“延康国师的小学大学和太学,有弊端,而且是【牧神记】很大弊端。这个弊端,短时间内看不出来,但是【牧神记】两三百年,必见分晓。”

        少年祖师露出好奇之色,道:“弊端何在?”

        秦牧道:“敢问祖师,太学院中贫寒之家的士子有几成?”

        少年祖师露出笑容,显然知道他要说什么,道:“一成。”

        秦牧又道:“这些年,延康国的年轻官员,有几成是【牧神记】出自太学院?”

        少年祖师道:“七成有二是【牧神记】出自太学院,其他的老臣则是【牧神记】出自各大门派,还有些则是【牧神记】一步一步爬上来的。”

        “据我推测,两百年后,天下官员都是【牧神记】出自太学院,而太学院中的寒门子弟,百中无一!”

        秦牧看到浮漂下沉,不急于起竿,而是【牧神记】等了片刻,道:“两百年后,寒门子弟依旧毕生贫寒,而富贵子弟依旧毕生富贵,民怨日积月累,必然爆。富贵世家则会趁机起事,推翻朝廷,那时是【牧神记】我圣教的一统天下之时,滚滚大势,无人能敌,无人能挡。”

        他起杆,一条大鱼被鱼钩勾住,但是【牧神记】这条大鱼的力量极大,啪的一声鱼线被挣断,大鱼扎入水中消失不见。

        少年祖师冷笑道:“你要造反,陷我圣教于不义,我要杀你的头!”

        秦牧沉默片刻,道:“祖师,别闹。”

        少年祖师哑然,他也有鱼儿上钩,却是【牧神记】一条小鱼,被他一竿钓起,道:“好,说正事。两百年后,你让圣教成为另一个延康国,之后呢?一场大战洗礼,摧毁了原来的世家大阀,然后两百年后再形成新的世家大阀,又有人会来推翻我圣教统治。你如何破解?”

        秦牧怔了怔,摇头道:“我没有考虑两百年之后的事情。还请祖师赐教。”

        少年祖师折下一根柳枝,将鱼儿穿起来,起身道:“我也看不到两百年之后的事情。少教主,你年纪这么小便能看到两百年,已经是【牧神记】个合格的教主了,你过关了。我的想法与你有所不同,我想的是【牧神记】我圣教的教义。”

        秦牧心头微震,看向这个年轻的老者。

        少年祖师悠然道:“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凡有异者,皆是【牧神记】异端!率性所行,纯任自然,便谓之道。延康国师崛起时,我便察觉到他的雄心壮志。他来向我问道,我将大育天魔经的这句话告诉了他。他现在做的,就是【牧神记】这句话。”

        秦牧心灵震动,拜服道:“祖师圣明,已经是【牧神记】圣人了。你想潜移默化,让延康国成为圣教,倘若延康国做到了圣人之道,延康国便是【牧神记】天圣教!”

        少年祖师摇头道:“延康国和国师都做不到圣人之道,我也做不到,诚如你所说,权势和资源两百年后都将被世家大阀把持,穷者愈穷富者愈富,这并非是【牧神记】我天圣教的圣人之道。我想影响延康国师影响延康国,但现在看来我已经失败了。我老了,这个担子便交给你了。我所能帮你的,就是【牧神记】替你坐镇几年。”

        他提着鱼,背着竿,秦牧跟在他的身后,只见这老者寻到一个山坳,然后在这座延康国所有人心目中的至高圣地支起一口锅,添水生火,将那条鱼去鳞去内脏,扔进锅里。

        少年祖师看着锅里的水,又从袖筒里取了些佐料,撒入锅中,道:“再等几个月,我便会辞去大祭酒的官职。我老了,最后这几年我想出去走走。这世界有许多地方我还没有去过,圣教便交给你了。辞官之后,我会主持一场登基大典,我要亲眼看着你成为圣教的教主。”

        秦牧有些为难,道:“我目前还是【牧神记】五曜境界,现在接掌圣教,是【牧神记】不是【牧神记】早了些,难以服众?”

        少年祖师示意他坐下,秦牧与他一样盘腿坐在锅前,嗅着鱼汤的香气。

        少年祖师道:“圣教其实比较散,三百六十堂的堂主散居在各地,教众遍布延康,就算是【牧神记】长老、天王也很难凑到一起。你大可以做个甩手的教主,实在不济,我不是【牧神记】还活着吗?我活着的时候没人敢动你,延康国师也不敢动你。”

        秦牧心中微动,试探道:“延康国师应该想控制我圣教,对不对?”

        “他当然想。但是【牧神记】你可以让他放心。”

        少年祖师尝了口鱼汤,觉得还不到火候,继续添火,道:“你要知道,你年纪小,修为低,你还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他会觉得可以掌控你。倘若他能做到圣人之道,让他掌控你、掌控圣教,并没有什么,倘若他做不到,你取而代之。”

        他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这件事情偏偏却是【牧神记】改朝换代的大事!

        秦牧尝了尝鱼汤,只觉鱼味鲜美,很是【牧神记】爽口,不禁赞叹一声。

        突然,他醒起一事,连忙道:“祖师,大育天魔经是【牧神记】不是【牧神记】缺少了功法?我这些日子研读参悟,没有从大育天魔经中寻到能够一统所有法门的功法。”

        少年祖师伸手向空中抓了抓,不知从哪里抓来两只碗一只勺,秦牧接过碗勺,开始盛汤。

        刚才少年祖师抓向空中,这种法术在大育天魔经中有记载,叫做五鬼搬运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远处偷盗东西。

        “大育天魔经大一统的功法,只传教主,是【牧神记】由圣教主代代相传。”

        少年祖师抿了口鱼汤,舒了口气,道:“大育天魔经中的内容,都可以传出去,惟独大一统功法只能教主修炼。等到你登基成为圣教主时,厉天行会传给你。”

        秦牧怔了怔,前教主厉天行不是【牧神记】已经死了吗?

        听少年祖师的语气,厉天行好像还活着的样子。

        他喝着鱼汤,只觉越喝越爽口,连忙道:“祖师,这是【牧神记】什么鱼?”

        少年祖师道:“九龙之气聚集在这里,形成了这片湖水,这鱼吸收了龙气,因此叫做九龙鲫。这种鱼,一身硬骨头,没有多少肉,只能煲汤,但煲汤味道特别美。”

        秦牧若有所思:“祖师的意思是【牧神记】让我做一身硬骨头九龙鲫?”

        少年祖师瞪他一眼:“想多了吧?做人有什么不好偏偏想做鱼?你想被人煲汤?我就是【牧神记】嘴馋了,带你来喝鱼汤而已。”

        秦牧羞愧不已,看起来老爷子的确是【牧神记】嘴馋了,仅仅想喝鱼汤而已。

        两人坐在那里,慢吞吞的喝着鱼汤,很是【牧神记】享受。

        秦牧取来一根鱼骨,在地上画图,将霸体三丹功的六合境界行功图画出,道:“祖师,我在青阳殿见到这张行功图,却没有上一篇,敢问祖师是【牧神记】否见过此图的上篇?”

        少年祖师细细看去,惊讶道:“你要这门功法的行功图做什么?你认得这门功法?”

        秦牧点头,道:“这是【牧神记】霸体三丹功的六合境界行功图。”

        少年祖师面色古怪:“连我都不知道这是【牧神记】霸体三丹功,谁告诉你的?”

        “村长说的。”

        少年祖师怔了怔,感慨万千:“这老家伙到底还是【牧神记】比我高明了一分,我认不出这功法,不知道名字,但是【牧神记】他却认得,还是【牧神记】厉害啊。原来这门功法叫霸体三丹功,这老家伙的确见多识广。这幅行功图,是【牧神记】我在一处古代遗迹中见到的,除了这幅图外,还有几幅残图。我见到图中的行功奥妙万千,大有神妙之处,非同凡响,所以将图记下来,刻在青阳殿中。青阳殿中的功法,都是【牧神记】残篇,其中以这幅图为最。”

        他顿了顿,道:“你修炼的是【牧神记】这门功法?”

        秦牧点头:“我自幼修炼的便是【牧神记】霸体三丹功。”

        少年祖师迟疑一下:“按理来说,你应该修炼我圣教的大一统功法,不过你们村的那个老家伙让你修炼这门霸体三丹功,一定有他的道理。他见识渊博,没有传授你他的功法,可见霸体三丹功还在他的功法之上。好功法总有相通之处,你不妨两种功法齐修,说不定有助你的修炼。”

        秦牧称是【牧神记】,道:“我并未找到霸体三丹功的上篇,没有五曜境界的功法,无法继续修炼。”

  (/book_67257/239446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战神狂飙  电脑爱好者之家  全职高手  超级无上神帝  绝世邪神  最强终极兵王  作文吧  扶蜀  大宋男儿  大学生必备网  都市医圣妙厨  工作总结  斗战狂潮  秦吏  绝世邪神  中华康网  努努书坊  神豪之娱乐天下  逆天铁骑  如意小郎君  重生修仙我为王  全职武神  无敌超神奶爸  第一课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