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五九三章 非正常思维

第一五九三章 非正常思维

  祖庭的上空,虚空原本不可见,此时却有一重重虚空浮现出来,清晰分明。

  祖庭已经不再是【牧神记】往日的荒凉景象,诸天万界各族很多都已经迁徙到祖庭定居发展,虽然因为祖庭实在广阔,零星的城池在祖庭中着实不太显眼,但是【牧神记】祖庭中的各族生灵却着实不少。

  这一刻,栖息在祖庭中的众生抬头上望,看到了令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一重重虚空透彻无比,多达三十六重,而在第三十六重虚空中,两座大罗天浮现,道树郁郁葱葱,与远处的世界树辉映。

  两座大罗天,两株道树,两朵道花,各自弥漫着各自的道韵。

  其中一座大罗天中散发出的道韵是【牧神记】无边的力量,甫一出现,便让所有人心头仿佛压着一座座大山,压着一尊尊神灵,这一座座大山压在他们的肉身上,神灵压在他们的心灵上,压得他们弯腰,压得他们跪下!

  另一座大罗天中传来的道韵则像是【牧神记】一口无坚不摧的剑,斩向他们心头的神,扫平他们身上的大山!

  这两座大罗天在飞速移动,相互接近。

  很快,两座大罗天接近彼此,旋转碰撞,碰撞在一起的一刹那,像是【牧神记】有无比恐怖的威能爆发,然而祖庭中的生灵却感受不到这股威能。

  这是【牧神记】因为两座大罗天碰撞,其威力很难传出终极虚空,终极虚空会让大罗天的神通威能在传递过程中不断衰减。

  等到传出终极虚空时,又要经过三十五重虚空的衰减,因此无法对祖庭造成破坏。

  但大罗天的交锋,展现出的道法神通却让祖庭的生灵们看得目眩神摇,他们很难看懂,但却又从中看到一种种神妙。

  每个人看出的东西都各不相同,只是【牧神记】,无人能够看出大罗天的所有道妙。

  道不尽大罗天,道不出大罗天。

  两座大罗天下,昊天尊看到了开皇,开皇也看到了他。

  两人各自屹立在一座巅峰之上,遥遥相对。

  “向我们一步,斩杀土伯,秦业,你们的计策的确出乎意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昊天尊露出欣赏之色,遥遥道:“不过,这一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毫无用处,你们已经输了。”

  他没有看向开皇,目光径自向两山之间看去。

  他看的也并非是【牧神记】两座大山之间,看的是【牧神记】与祖庭重叠的幽都。

  幽都中,火天尊与虚天尊已经察觉出月天尊和阆涴的手段,他们二人曾经在虚空桥尽头的三间房中已经领教过月、阆的神通,这次破解更是【牧神记】轻车熟路。

  另一边,幽天尊在与祖神王一战中也全面落入下风,败亡只是【牧神记】迟早的事。

  昊天尊看向幽都,幽都中,生死簿再度稳定,汲取土伯的幽都大道,反哺秦凤青,而秦牧则带着凌天尊急速坠落,向土伯脚底的玉锁关坠去。

  “天庭十一尊天尊,宫天尊,鸿天尊,嫱天妃,石奇罗,妍天妃,已经陨落,不复存在,所谓十天尊,只剩下火、祖、琅、虚,太初和你而已。”

  开皇淡淡道:“而我们,除我之外,还有已经成道的云天尊,月、凌、幽、牧与阆涴。从数量来说,我们已经占据优势。除此之外,还有御天尊也在我们这里。昊天尊,你应该心生恐惧。”

  昊天尊挥手,一片云台出现,漂浮在两座大山之间,他来到云台上,台上一石桌二蒲团。

  昊天尊落座在左侧的蒲团上,笑道:“开皇,我曾经听闻,你在瑶池盛会上见到我和御天尊时,曾说倘若御天尊称帝,你北面称臣,倘若我成帝,你可以取而代之。”

  开皇摇头道:“不是【牧神记】这句话。我在瑶池上看出你刚愎自用。若你成帝,我当与你分庭抗礼,夺天下大势,聚百姓民心,尚不知鹿死谁手。”

  “既然如此,为何不敢与我对面而坐?”昊天尊笑道。

  开皇迈步走来,坐在他的对面。

  昊天尊泡茶,开皇为他点火,等到水开,昊天尊投下嫩绿的茶叶芽儿,两人坐看这茶叶嫩芽在水中缓缓的舒展开来,各自嗅了嗅茶香。

  昊天尊为开皇斟茶,开皇微微欠身以表谢意。

  “你适才说,天尊的数量你方已经胜过天庭,实则大谬。”

  昊天尊为自己斟了杯茶,静静等候水温降低,微笑道:“阆涴是【牧神记】造物主,法力低了点,远不如天庭的任何一个天尊。幽天尊强于元神,弱于肉身。月天尊四万年蹉跎,被道伤耽误,隐居不出,而这四万年正是【牧神记】天下神通道法的大爆发时期,大天庭功法也是【牧神记】在这个时间成型。她错过了,法力上远比其他天尊逊色。对天庭有威胁的,只有云、凌、牧三人而已。”

  他举杯示意,开皇举杯回敬。

  “而云凌牧三人,也各有不足之处。”

  昊天尊饮茶,放下茶杯,道:“云天尊靠的是【牧神记】继承太帝的遗产,他能够发挥出多少尚且存疑。倘若他可以力敌我父神太初,你们还有回旋余地。可惜,不行。云天尊前往世界树下,便是【牧神记】为了解决他的弊端。”

  他为开皇续茶,继续道:“凌天尊也不成。凌天尊的道法威力诚然无比可怕,斩杀太帝,惊艳绝伦,即便是【牧神记】我中招,也可能会道行湮灭,彻底死亡。但是【牧神记】,她其他本事太稀松,战斗手段太差。她根本不可能接近我,也无法接近其他天尊。只需除掉月天尊,她便毫无用处。”

  他笑道:“火天尊会为我除掉月天尊。至于凌天尊,我杀不死她,这世间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杀死她,但是【牧神记】我们不行,不代表弥罗宫的公子不行。”

  开皇心头一跳,默默饮茶。

  “至于牧天尊,着实是【牧神记】一个可怕的对手。”

  昊天尊提起秦牧,也不禁赞许连连,道:“先我们一步斩杀土伯,这个计策不是【牧神记】你能想出来的。你的思维太正常,行兵布阵,计谋战法,堂堂正正,没有半点邪气。这个计策只能是【牧神记】牧天尊这种思维不正常的人才能想得出来,出乎我的意料。”

  他饮茶道:“宫天尊死了。牧天尊杀宫天尊,代表他的本事在宫天尊之上,他的实力进步之快,也出乎我的预料。不过,宫天尊的本事在十天尊之中原本便是【牧神记】垫底的人物,自从她被你的剑道所伤,她的道心便不再圆满,死在牧天尊手中也是【牧神记】正常。我兄琅轩,可以敌住他。”

  开皇微微一笑,摇头道:“琅轩死定了。你借牧天尊之手除掉他,琅轩知道吗?”

  昊天尊哈哈大笑,拨弄茶盅,不紧不慢道:“我原本准备给你们准备一个体面的死亡,让你们悉数壮烈牺牲,成为让公子降临的祭品。但是【牧神记】牧天尊思维不正常,打乱了我的计划。不过这样也好,公子无法降临,这就怪不得我了。”

  他悠悠道:“我父太初去杀云天尊,我挡住你,幽天尊死在祖神王之手,幽都神子秦凤青葬身在虚天尊手中,月天尊死于火天尊之手,阆涴神王则会被太极古神所擒。将来我称帝之后,她适合做我的正宫。至于凌,她在这场战事中没有任何用处。我会取出公子的武器,去击杀她,将她献祭给公子。”

  开皇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有如两口利剑,刺向他的道心。

  昊天尊不以为意:“还有牧天尊,他杀了我兄长琅轩之后,我会亲自将他安葬。对了,还有御天尊!”

  他微微一笑:“他在世界树下,你死后之后,我会过去与他聊一聊。”

  开皇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摇头道:“你不怕太易?”

  “太易?”

  昊天尊哈哈大笑:“太易沦陷在史前宇宙之中,早就被弥罗宫的公子们擒拿镇压。世界树下的那个太易,不过是【牧神记】个冒牌货而已,大约便是【牧神记】牧天尊假扮。他这个人,不正常的,喜欢兵出险招。还要续茶吗?”

  开皇冷冷道:“不用了。”

  昊天尊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快便要刀兵相见。秦业,你很了不起,只是【牧神记】你太自负,又修炼的时间太短,迫使你为了追赶上我而不得不只修炼一座天宫,专心修炼道境,导致你即便是【牧神记】成道,在法力上也还是【牧神记】远不及我。你太急切了。”

  他脑后浮现出两座大天庭,化作一面万道天轮,一面黑暗,一面光明。

  开皇身后则只浮现出一座天宫,玉京城并没有凌霄殿,天宫并不完整。

  他的凌霄殿被自己斩去,凌霄境界连同帝座境界也因此消失。

  “我是【牧神记】半神,同样也是【牧神记】半人。”

  昊天尊的万道天轮中传来另一个声音,开皇瞳孔骤缩,只见那面黑暗的万道天轮突然分裂出三十五座天宫组成的大天庭,另一个昊天尊迈步从中走出,飘然而去。

  “开皇,你留在这里对付我的半神之躯,看我半人之躯去送牧天尊上路。”那个昊天尊远去,一道归墟大渊出现,裂开幽都,他的身形消失在幽都之中。

  而在开皇面前,昊天尊依旧坐在那里,微笑着看着他。

  开皇聚道为剑,一剑向前刺出,对面的昊天尊哈哈大笑,万道天轮落在两人中间!

  幽都。

  火天尊与虚天尊撕裂月天尊阆涴的神通,从中跳出,月天尊与阆涴正欲再度施展神通,突然太极沙盘出现,无数星沙化作一片太极星域,将月天尊与阆涴分开!

  祖庭,黑山圣地。

  云天尊霍然起身,沉声道:“幽都之战已经开启,御大哥,我不能再学了!”

  他的身形浮空而起,世界树上空,虚空裂开,浮现出三十六重虚空,神识大罗天浮现,接引着他的肉身。

  眼看他的肉身将要落入大罗天中,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寻到你了!云天尊,我的太初帝剑还好用吗?”

  (/book_67257/448280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民国谍影  励志故事  大族激光  从全球高武开始  笔趣阁小说  圣龙图腾  阅读封神系统  赘婿  战国赵为帝  明末第一贼  开天录  开天录  棉花糖小说网  逆剑狂神  五代梦  九重武神  广东高考网  飞剑问道  笔下文学  大魏宫廷  神级兵王都市行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争之世  情话网  社保查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