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五九二章 幽都之战

第一五九二章 幽都之战

  那只手掌拍在生死簿上,强大的力量几乎将这件幽都至宝撕裂,幽天尊仰起头来,看向天外,身后元神散发出的魔光让他如同着火一般。

  幽都天外,虚天尊怒气冲天,身后天宫浮现组成天庭,又有二十六座宝殿拱卫天庭,第二击轰出,打算将生死簿中的烙印完全抹去,据为己有。

  不过她显然并不知道,生死簿中并没有任何烙印,而是【牧神记】幽都大道自动择主,无需掌控宝物的人施加任何烙印。

  倘若是【牧神记】生死簿选定的主人,无需任何烙印,便可以激发生死簿的一切威能,而生死簿择主,便如同幽天尊用生死簿考验秦牧、秦凤青一般。

  秦牧能够抵御生死簿的魔性,因此可以发挥出生死簿的一部分威能。

  秦凤青根本不为生死簿的魔性所动,所以生死簿择他为主,他也可以发挥出生死簿的一切能力。

  虚天尊不知道这些,因此主动夺宝,却不知,她即便能凭借强横的法力夺得生死簿,是【牧神记】福是【牧神记】祸尚且难说。

  她更有可能是【牧神记】被生死簿激发魔性,变得六亲不认,成为魔头,而不是【牧神记】控制生死簿。

  而在她的身后,祖神王控制着天公肉身,巨大的面孔遮挡住天空,时刻准备入侵幽都。

  入侵幽都对他来说并非是【牧神记】易事,玄都天道与幽都大道相互冲突,离开玄都,会削弱天公肉身的力量,也会削弱天道的威能。

  但倘若由虚天尊来吸收幽都大道,掌控幽都,那么入侵幽都对他来说压力就小了许多。

  此时祖神王大皱眉头,心中还是【牧神记】难以接受土伯已死这件事。

  “土伯怎么会悄然无息的死去?”

  玄都之战,天公是【牧神记】何等难杀?

  他们十天尊几乎悉数触动,还有太极古神相帮,但斩杀天公也是【牧神记】大费周章,死了不知多少天庭的将士,参战的天尊也多有负伤,这才将天公斩杀。

  虽说现在天庭的天尊实力大增,但想要斩杀与天公齐名的土伯,也并非易事,除非昊天尊、太初这两位以力成道的存在出手。

  更何况,这次昊天尊不仅仅要斩杀土伯,同样也是【牧神记】一次针对开皇恰灸辽窦恰控业、凌天尊、月天尊等人的围剿!

  然而出乎祖神王预料的是【牧神记】,土伯就这样死了!

  他们准备了这么久,难道都是【牧神记】无用功?

  到底是【牧神记】谁杀的土伯?

  为何土伯会死的悄无声息?

  “虚天尊梦寐以求的事,便是【牧神记】斩杀土伯,自己成为土伯,面对这种情况,也难怪她有所失态,乱了方寸。”祖神王心道。

  突然,幽天尊的元神升腾而起,穿过生死簿向虚天尊迎去。

  祖神王哈哈大笑,黑暗的幽都上空突然浮现出无数星辰星斗,星河璀璨挂于长空,将幽都的黑暗驱散,天公肉身轰然降临,阻挡幽天尊。

  “天齐仁圣王,你是【牧神记】杀了土伯?”

  祖神王赞道:“土伯养虎为患,没想到没有栽在他女儿虚天尊的手中,反倒栽在你的手里!我很欣赏你的果断决绝,而今十天尊有几个位子空缺,昊天帝虚位以待,你还是【牧神记】降了天庭罢!”

  幽天尊乃是【牧神记】幽都魔道的集大成者,祖神王则是【牧神记】玄都天道的集大成者,玄都与幽都水火不容,两种大道也是【牧神记】如此。

  两人在碰撞的一刹那,都感觉到遇到了自己的克星,体内的大道沸腾,道音轰鸣,促使着他们去消灭对手,铲除对方的大道!

  “幽天尊,你虽然拥有最强元神,但是【牧神记】你的本事已经落伍了!”

  祖神王爆喝,催动天公肉身,无数星辰星斗的光芒爆发,汇入天公体内,天公脑后三十五座天宫组成大天庭,法力之强,直追天公巅峰时期!

  “让你看看真正的大天庭战力!”

  天公一击落下,幽天尊元神被震得向后跌去,他的元神不逊于天公、土伯这等古神,但是【牧神记】肉身要比天公土伯逊色太多。

  天公肉身再加上祖神王的法力,即便是【牧神记】他的元神也无法抵挡。

  尤其是【牧神记】祖神王在祖庭中得到了极大的好处,修成三十座宝殿,让他更是【牧神记】无力抵抗!

  幽天尊虽说吸收了许多延康变法的知识,但祖神王在延康也有着转世身行走,在神通上,祖神王并不比他逊色多少。

  此时,土伯已死,幽都大道在衰弱,重新择主,在幽都这个主场,他也并不占据优势。

  虚天尊得祖神王相助,顿时得以全力施展,立刻将生死簿的威力压下,生死簿越来越小,很快被她压得恢复寻常大小。

  她正要将生死簿收入手中,突然只听琴音传来,叮咚有声,只见她与生死簿的距离越来越远。

  她与生死簿之间,似乎有无量空间正在生长,让她始终无法将生死簿拿到手。

  “月天尊!”

  虚天尊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女子坐在虚空中,旁若无人的拨弄琴弦。

  虚天尊冷哼一声,元神浮现,呼啸向前冲去,抓向生死簿,然而琴音突然变得调皮轻快起来,空间在琴音中变得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层层叠叠,上下左右跃动!

  虚天尊感受到危险,月天尊的琴音像是【牧神记】无数空间之刃,斩向她的元神,让她元神受损,几乎被裂成无数碎块!

  “火!”

  虚天尊怒喝一声,话音刚落,月天尊身后层层空间扭曲,一圈圈道火旋转空间,形成二十八重天道境,让琴音无法突破扭曲的道火。

  火天尊出现在月天尊身后,扭曲的二十八条道火化作椭圆形的火轮,将月天尊束缚在其中!

  他的身形出现的同一时间,一只手掌从第三十五重虚空中探出,把月天尊拉入第三十五重虚空,从道火之中脱身。

  道火之轮旋转,剿灭一切,然而月天尊已经提前脱身,让火天尊的攻击落了个空。

  火天尊猛然转身,却见一个冷冷清清的女子出现在他的面前,额头竖眼张开,露出一块太初神石。

  神石光芒迸发,火天尊只觉一片雪白的光芒将自己淹没。

  待到光芒散去,他看到了自己又回到了百万年前的瑶池盛会上,他身处在缦回廊阁中,看到昊天尊和阴天子,还有御天尊。

  他看到阴天子突然出手,以幽都之道封住御天尊的元神,几乎同一时间,昊天尊的攻击落在御天尊身上!

  这两人联手,合力将毫无防备的御天尊斩杀在缦回廊阁中!

  火天尊身躯猛地颤抖一下:“御大哥……我要为御大哥报仇,手刃仇人……不对!这是【牧神记】阆涴的幻境!”

  突然,昊天尊转过身来,像是【牧神记】看到了他,突然面色转冷,厉声道:“跪下!”

  火天尊双膝一软,跪伏在地,随即听到耳畔传来月天尊的琴声,醒悟过来:“这是【牧神记】幻境!造物主的神王,凭借神识幻境便想摧毁我的道心,太小觑我了!”

  轰——

  整个瑶池盛会突然焚烧,所有的一切尽数被道火焚毁,如同燃烧的画卷。

  火天尊一跃而起,正欲攻向阆涴,突然四周景象再度一边,他看到了燃烧中的霄汉天庭!

  他看到另一个自己正与昊天尊、琅轩、祖神王、明方雨、宫天尊等人围攻云天尊!

  他看到自己的手掌插入云天尊的胸口,泪流满面的对云天尊说道:“云,你应该理解我对不对?”

  月天尊的琴音再度传来。

  火天尊怒哼,道火燃烧,焚毁这一切,然而这一重幻境消失,他又出现在另一重幻境之中。

  这一重幻境是【牧神记】他去斩杀明皇,人族的明皇率领大军攻打天庭,杀到天庭南天门外的星空中,火天尊亲自率军讨伐,久战而不能胜。

  昊天尊前来,火天尊看到另一个自己向昊天尊躬身,露出谄媚之笑:“非我无能,而是【牧神记】此獠的造化神通炼到肉身不灭的程度。但我与他交手,却发现他有一处地方练不到,那就是【牧神记】他的元神!我保举阴天子,可灭此獠!”

  火天尊面色阴沉,不管是【牧神记】什么幻境,悉数打得粉碎。

  琴声悠扬悦耳。

  之后的一重重幻境中有他暗杀月天尊的景象,有他征讨开皇的景象,也有他在天河上试图斩杀蓝御田的景象,还有他奴役南天人族的景象。

  火天尊看也不看,直接以滔天法力击碎一切幻境,终于看到了阆涴,他不由分说,便突施杀手!

  他的法力要超过阆涴太多太多,对方尽管是【牧神记】肉身强大的造物主,神识也是【牧神记】仅存于世的第一人,太帝死,宫鋆灭,阆涴神识便举世无双。

  但是【牧神记】她的法力比火天尊逊色太多了,火天尊的法力,在天尊之中仅次于昊天尊与太初!

  这一击之下,阆涴脸色大变,抬手硬撼。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火天尊气血浮动不已,露出惊讶之色。

  这个阆涴的法力竟然比他没有逊色多少!

  他不假思索攻上前去,道火熊熊,痛下杀手,对面的阆涴也各种神通翻飞,以他以硬碰硬,神通道法极为精妙!

  两人各自负伤,突然火天尊心头微震,对面的阆涴似乎也想起了什么,两人异口同声道:“虚空之桥的三间房!”

  幽都,第三十五重虚空,月天尊坐在虚空之中,拨动琴弦,目光落在自己跳动的十指之上,阆涴立在她的身后,眉心神识爆发。

  而在幽都之中,火天尊正在与虚天尊大打出手,殊死一搏。

  太虚之地的虚空桥尽头的三间房,本来便是【牧神记】月天尊与造物主一族的族长长老们联手打造,火天尊和虚天尊曾经被困在其中,险死还生。

  同一时间,祖庭上空的中,昊天尊起身,露出惊疑不定之色,目光穿透祖庭的幽都,走下天庭。

  世界树下,开皇长身而起,衣衫猎猎,走出黑木圣地。

  (/book_67257/448321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极品全能学生  大魏宫廷  秦吏  超级神基因  情话网  扶蜀  盛唐之帝国崛起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逆天邪神  第一课件网  银行信息港  男性健康  大学生必备网  开天录  玄界之门  第一星座网  调教大宋  回到地球当神棍  无敌超神奶爸  铸天之景  我闺女是天师  说说大全  大争之世  都市之归去修仙  九御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