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五二七章 合体

第一五二七章 合体

  两位太极古神都已经白发苍苍,肉身和容貌都不复从前,这次玉京城之行,他们也被破灭劫侵袭,变得苍老。

  “他们应该是【牧神记】在帮助帝后和元姆融合的时候,便从混沌长河上离开,直到现在才走到这里。”

  秦牧目光闪动,心道:“他们之所以急着离开玉京城,应该是【牧神记】担心破茧而出的归墟女神对他们不利。毕竟,他们现在老得可怕,而从茧中出生的,却有可能是【牧神记】一位成道者!”

  太极古神只有离开玉京城,恢复青春和力量,才有足够的把握应对可能的变故。

  现在他们极为虚弱,倘若破茧而出的是【牧神记】元姆的话,他们难逃一死!

  两位古神着实老的可怕,甚至衰老到无法觉察秦牧跟在他们身后的程度。他们上岸之后,艰难的拖着道树向城外走去。

  那道树上,蚕茧挂在一株枝干上,有一丈多高,茧内有道光流转,吞吞吐吐,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如同鳗鱼游来游去,不断编织着这枚大茧。

  那茧是【牧神记】由道光组成,茧中的女子像是【牧神记】正在蜕变的蚕,喷出道光编织大茧。

  随着两位古神拖动道树,大茧也在树上晃来晃去。

  他们身后,渡世金船幽幽的从混沌长河中浮现,缓缓驶上河岸。

  船头,秦牧纵身跃下,心念微动,只见这艘金船越来越小,最终驶入他的眉心中,悬浮在世界树的树冠上。

  世界树变得更高,更加宏伟,枝冠撑得他的灵胎神藏也变大了十多倍,天高地广。

  他在玉京城中前前后后呆了三年多时间,这三年间,世界树吸收十六个宇宙破灭大劫的能量,壮大了许多。

  世界树成长,也反哺他的灵胎神藏,让他祖庭更加辽阔,诸天万界也愈发惊人,各种神圣也如同实质化一般。

  更为关键的是【牧神记】他祖庭中的五大矿脉,这五条矿脉比从前更加惊人,山脉起伏,气象万千,各种神妙的光芒从矿脉中迸发,传来各种大道迸发出的道音。

  玉京城之行,他最大的收获并非是【牧神记】弥罗宫主人的道纹,也非斩神台斩神玄刀,更非四十九天道至宝,而是【牧神记】世界树的成长!

  他不紧不慢的跟在两尊太极古神身后,心中有些迟疑。

  “倘若我现在出手,倒是【牧神记】一举铲除元姆夫人和帝后娘娘的大好时机!太极古神根本无法抵挡我,我甚至可以连他们一起除掉……”

  他心中难以决断,两位古神并未作恶,甚至对自己也有很多帮助,对他们下手,自己良心不安。

  但现在是【牧神记】彻底铲除元姆和帝后的最佳时机,她们尚未完全融合,尚未蜕变,倘若她们融合成功,蜕变成功,成为了成道者,那时想要除掉她们便千难万难了!

  甚至,秦牧未必能够从她们手中逃脱。

  秦牧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右手搭在劫剑的剑柄上,一根根指头相继握住剑柄,劫剑无声无息出鞘。

  就在此时,突然两位古神停步,那白发苍苍的太阳古神笑道:“是【牧神记】牧天尊吗?”

  秦牧振眉一笑,悠然道:“两位道兄是【牧神记】觉察到我的杀心了吗?”

  太阴娘娘笑道:“牧天尊想错了,我们并非是【牧神记】觉察到你的杀心,而是【牧神记】我们看到了天尊乘着一艘金船。”

  秦牧更加惊讶:“两位在河上时便看到了我?为何没有停下寒暄两句?”

  那两位古神笑道:“我们不敢。我们而今老迈不堪,唯恐停下来招呼寒暄,便会被天尊干掉。因此我们只好装作看不到天尊和那艘船,径自从你身旁走过去。”

  “我们也是【牧神记】在赌。赌牧天尊的好奇心是【牧神记】否真的有传闻中的那么强。倘若牧天尊真如传闻中的那么有好奇心,那么一定不会直接动手,而是【牧神记】亲自跟上来,亲眼看一看元姆与帝后是【牧神记】怎么融合怎么成道的。”

  秦牧脸色一黑,继续迈步向他们走去,悻悻道:“两位道兄对我倒是【牧神记】极为了解。两位道兄,我现在不好奇了,我现在只想除掉石奇罗和妍天妃。”

  那两位古神齐齐转身,面对秦牧,小老头太阳古神嘿嘿笑道:“石奇罗和妍天妃这两位天尊,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有的,只有归墟神女。”

  秦牧手中劫剑威力威能渐渐提升,微笑道:“不管是【牧神记】归墟神女,还是【牧神记】石奇罗妍天妃,今天我都要杀了。还请两位道兄不要阻挡我。”

  小老太婆太阴娘娘佝偻着身子,小眼睛中带着狡狯的光芒,嘿嘿笑道:“牧天尊,你知道我们兄妹最擅长的是【牧神记】什么吗?”

  秦牧怔了怔,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我们兄妹俩,最擅长的便是【牧神记】造假啊——”

  小老头子和小老太婆异口同声,齐声笑道:“我们还未出生时,便造假了一条太极矿脉,糊弄了所有的造物主,甚至连太帝,连太古三王,都被我们骗了过去!而现在,我们又骗了牧天尊!”

  秦牧脸色微变,一剑刺去,他的剑光还未来到两尊古神面前,突然两位古神连同道树和道树上的大茧一起嘭的一声炸开,化作阴阳二气消散!

  “太始道兄,你看看,这才是【牧神记】老江湖!”秦牧不禁赞叹一句,向灵胎神藏中正在努力吸收太始矿脉的太始古神道。

  他神识爆发,四面八方横扫,试图寻到两位古神的下落,不过玉京城中遍地凶险,处处都是【牧神记】热寂之风冷寂之风,他的神识很快支离破碎!

  秦牧腾空而起,眉心之中渡世金船飞出,呼啸变大,秦牧恰恰落在船头,渡世金船在玉京城中横冲直撞,秦牧站在船头四处巡视。

  这金船无视什么热寂之风冷寂之风,无视玉京城中的诡异,一路碾压过去,而船上的秦牧则毫发无损,任何诡异统统无法入侵这艘金船。

  远处,两位太极古神正拖着道树加紧向城外赶去,猛然间回头,只见一艘金光灿灿的巨船竟然从玉京城中升起,巨大的船底从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殿上方经过,把那座大殿的殿顶蹭得坍塌,少了一大块。

  “好厉害!”

  两尊古神不禁骇然,急忙奋尽一切力量,拖着道树飞驰。

  他们身后传来一声剧烈的震荡,太阴娘娘回头看去,但见渡世金船来到一片道树密林,那密林中一株株道树如同树妖一般摇曳枝条,千枝万条如同无数触手呼啸生长,向半空中的金船卷去。

  那艘巨大的金船竟然被拉得从空中向下坠落,眼看便要砸入道树密林中。

  两尊古神刚刚松了口气,突然只见渡世金船闯入密林中,一路碾压,将那些道树压得东倒西歪,树干崩断,硬生生将道树密林碾平!

  那一株株道树上,有些还有干瘪的道果,也被碾入地底,当真是【牧神记】凶悍无比!

  两尊古神倒抽一口冷气,便见金船再度浮空,向他们这边驶来,对玉京城中的任何东西都不躲不避,一路碾压!

  “牧天尊这厮,不知从哪条河里捞出来这么一艘船,实在太厉害了!”

  他们奋力拖动道树,恨不得立刻便冲出玉京城逃之夭夭,然而玉京城的凶险极多,稍有不慎便可能陨落在此,而且他们着实老了,逃不动了。

  突然,他们身后的道树上传来咔嚓咔嚓的轻响,两位古神心中微动,回头便见道树上的那枚大茧不知何时裂开了。

  一个美妇人正坐在茧中,抱着蚕茧啃着,蚕茧是【牧神记】由道光组成,此时竟然被那美妇人吃了小半!

  看那妇人的模样儿,正是【牧神记】帝后娘娘的模样儿!

  两位太极古神停步,齐齐向帝后娘娘的眉心看去,帝后和元姆夫人长得一模一样,唯有一点不同,那就是【牧神记】她们的眉心。

  帝后眉心有一颗红痣,而元姆夫人的眉心则有一颗黑痣。

  两位古神待看到茧中女子眉心一颗红痣,这才放下心来,异口同声道:“恭喜道友!”

  帝后娘娘飞速将道茧吃的一干二净,露出笑容,悠悠道:“两位道兄,本宫还要多谢你们才是【牧神记】。没有两位道兄相助,本宫岂能吸收那小贱人,岂能将我的肉身与她的肉身重组?”

  她身后一座座天宫轰然跃出,组成一片天庭,赫然有三十六座天宫!

  “本宫吸收了那小贱人,也得到了小贱人的一切,包括昊天尊、晓天尊、鸿天尊的功法神通。太美味了,妹妹实在太美味了……这一年多时间,本宫都在消化她……”

  她坐在道树上,突然心有所感,立刻飘然而起,转过身来,便见一艘瑰丽无双的金船气势汹汹驶来。

  两位太极古神各自松一口气,不料就在帝后娘娘转过身,秀发飘扬而起的一瞬间,太阴太阳两位古神不由得瞠目结舌。

  他们看到帝后娘娘秀发飘起的时候,竟然没有后脑勺!

  原本应该是【牧神记】后脑勺的地方,此时竟然生长了一副面孔!

  与帝后娘娘一模一样的面孔!

  唯一的区别,便是【牧神记】这张面孔的眉心有着一颗黑痣!

  那张面孔向他们妩媚一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两位太极古神毛骨悚然:“元姆夫人!”

  帝后娘娘并未吸收元姆夫人,而是【牧神记】与她长成了一体双面!

  两位古神对视一眼,打个冷战,立刻飞速向城外溜去。

  “两人是【牧神记】合体,不是【牧神记】融合!帝后和元姆的古怪性子合为一体,还不是【牧神记】要天下大乱?”

  轰!

  他们身后传来剧烈的撞击声,两尊古神回头看去,只见帝后娘娘被渡世金船狠狠的压在船底下,只露出一双白隙的小腿。

  船头,秦牧拔剑,杀气腾腾指向两位古神,冷冷道:“两位道兄,你们把帝后藏在哪里去了?交出来,咱们还是【牧神记】朋友!”

  “你瞎啊?”帝后娘娘在船底呻吟道。

  ————起点515同人剧情大征集,牧神记也入选了,有一个残老村的剧情。书友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在起点APP点击,发现-活动-515同人剧情,就可以参加。只要入选,就有五千起点币的奖励。

  祝书友,方寸01,生日快乐呀~~

  (/book_67257/453061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中学生阅读网  tplink  全职法师  斗战狂潮  大王饶命  汉乡  创世中文网  就爱读小说  杀神白起  最强终极兵王  飞剑问道  IT百科  伏天氏  锦衣夜行  龙组兵王  开天录  漂亮女人  个性说说  调教大宋  明末第一贼  中华康网  中华养生网  蜡笔小说  大争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