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四一五章 只愿善人昌

第一四一五章 只愿善人昌

  屠夫此时也在战场中,遥望着那惊艳的刀光,当所有的灵兵浮空的一刹那,刀的大道在轰鸣,他对这种大道很是【牧神记】熟悉。

  刀之道,鸣不平,斩荆棘,守一方。

  现在,秦牧做到了第三步。

  当那种守护的精神冲天而起的时候,众志化作长城,加持于秦牧手中凡铁之上,让他拥有破开一切的力量。

  欢呼声在战场上响起,延康的将士们士气突然一下子高涨起来,热血在他们体内奔流,那种狂放贲烈的刀光和刀道激励着他们,让他们奋勇厮杀,悍不畏死,向敌阵冲去。

  南天的半神们有些迟疑,有些惊慌,战场上,士气如同天平,一方稍重就会压过另一方,很少有完全平衡的时候。

  他们面对如此虎狼之师,畏惧了,怯懦了,他们开始后退,即便是【牧神记】后面的监军提剑连斩数十人,也不能阻止这种溃逃的趋势。

  看到他们溃逃,延康的军队士气愈发高涨,衔尾追杀,战场变得血腥而惨烈。

  夕阳西下,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这场战役是【牧神记】南疆广袤战场的一角,并非是【牧神记】南疆战役中最惊心动魄最惨烈壮观的一战,南疆发生的战事有比这更为惊心动魄,更为惨烈可歌可泣的战争。

  待到战况不再那么激烈,已经是【牧神记】入夜时分,各路军队的主将开始清点人数,霸山将军询问道:“斩开南帝神兵的人在哪里?”

  将士们寻到秦牧所在的那一伍,延康十人一伍,十人还剩下三人,里面并没有秦牧。

  有年轻的士子摇头,在追击之中,他们失去了秦牧的踪迹。

  将士们沉默,回去禀告霸山,霸山也沉默了。

  将军百战死,在战场上是【牧神记】常有的事情。

  深夜,战场上鬼火斑斑,也有着神通者点燃火炬,在战场寻找战友的尸体,那三个年轻的延康士子四处搜寻,期待能够看到熟悉的面孔。

  他们现在才知道为何那个刀疤脸老兵会让他们记住战友的面孔,记住,是【牧神记】为了在战事结束后送他们回家,不让他们的尸骨在冷风中受寒,不让他们葬在外地,让他们带着战士应有的荣耀回归故里,葬于祖坟。

  血如霜,凝固在一具具尸体的表面。

  鬼火飘动,那是【牧神记】幽都的使者在接引战场上的游魂,一个个记不住其面目的老人乘着纸船出现在战场的每一个角落,不管敌我,让战死者的魂魄登上纸船,将他们送到幽都中去。

  这些阴差的马灯每每照在游魂的脸上,任由其生前是【牧神记】多么伟大的将领,或是【牧神记】多么卑微的士卒,都要登船。

  此时,一艘纸船上,秦牧与幽天尊坐在船上,屠夫坐在马灯下。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远处传来来自西北的士兵,操着浓重的地域口音,在黑夜中长声呼唤同伴的名字,唤其魂归来,莫要误入幽都,幽都有土伯,虎面牛身,会提着冥河鞭驱赶他。

  秦牧听着那悠长的呼唤声,有些入神。

  “幽都有幽都的规矩。”

  幽天尊道:“你想复活这么多人,便是【牧神记】违背幽都的规矩。土伯是【牧神记】不会答应的。”

  “我自然知道幽都的规矩,一口气复活这么多人,是【牧神记】违背幽都大道。”

  秦牧道:“然而,土伯便是【牧神记】被规矩锁得死死的,以至于我们都很被动。幽天尊,延康,对于十天尊来说是【牧神记】弹丸之地,火天尊现在便已经开始对延康用兵,将来他真的横推过来,延康便会土崩瓦解,死更多的人。让规矩把自己限制死,等待我们的,只有败亡这一条路。土伯也希望跳出幽都大道束缚,何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幽天尊摇头道:“土伯现在还是【牧神记】土伯,幽都大道还是【牧神记】幽都大道,必须秉公办理。”

  “榆木脑袋!”

  秦牧气极而笑:“幽天尊,你回去告诉土伯,我之所以与你们相商只是【牧神记】出于礼貌!我直接复生这些人,根本无需过问土伯的意见!土伯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这件事我做定了!”

  幽天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你翅膀硬了。”

  “硬得很,梆梆的!”

  秦牧声音也硬邦邦的:“古神器重我,是【牧神记】因为我是【牧神记】万劫不灭大法师,古神期望我能用我的法术复活他们,哪怕是【牧神记】他们魂飞魄散,我也能将他们的魂魄拉来。等到我复生人族,就给我讲规矩了?我有能力,我为何不能用?”

  幽天尊依旧面无表情,道:“战场上死人无数,你复活他们,除了是【牧神记】逆幽都而行之外,还会消耗自己的法力,你能救多少人?这些人的身体已经被毁,就算你精通造化之道,修复他们的肉身,但你又能修复多少人?”

  秦牧眼角跳了跳。

  幽天尊继续道:“这里只是【牧神记】无数战场中的一个,其他战场,死人无数,你能将他们都救起来吗?每一天,甚至每一瞬间,诸天万界都有不知多少人死亡,你能救得了他们吗?牧天尊,就算你是【牧神记】天尊,力量也有穷尽之时,你救不了所有人。更何况,倘若你大规模救活已死之人,幽都大道便会约束土伯,让土伯来对付你。土伯,大道所生,身不由己。”

  他站起身来:“任何扰乱幽都秩序的,都要受到惩罚!被我毁灭的世界,不计其数,延康不要成为其中之一。因为,倘若土伯被幽都大道束缚而不得不出手的话,毁灭的世界更多!这些年土伯之所以不动你,是【牧神记】因为他在与幽都大道规则抗衡,对抗大道的命令。幽都的道,早就要抹杀你了!”

  “你复活的人越多,惩罚越重!待到惩罚降临,非但你复活的人要死,还会有不知多少人被你牵连!”

  秦牧站起身来:“幽都大道,不近人情。”

  幽天尊道:“天地大道,本来便没有人情。”

  “我太理想化,你太现实。”

  秦牧突然催动牵魂神通,天地玄门竖在身后,朗声笑道:“我因为太理想化,往往会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你因为太现实,因此陷入自闭!”

  幽天尊扬了扬眉头:“土伯是【牧神记】不会借力量给你的,天公也不会借他的力量给你复活这些人族的士兵。”

  “我不需要!”

  秦牧放声大笑,神藏洞开,祖庭浮现,上方是【牧神记】玄都,下方是【牧神记】幽都。

  他神藏中的伟岸力量涌出!

  大道起祖庭,造化蒙昧开。

  这是【牧神记】他的两式入道神通,第十四重天,第十五重天。

  大道起祖庭,演化幽都和玄都的大道,造化蒙昧开,则是【牧神记】以造化之道修复这些战死的战士的肉身,激活他们的血液,让他们身上的死血重新焕发活力!

  幽天尊默默的看着他,没有阻挡,任由他施为。

  正在战场中收尸的那些延康将士呆呆的看着一位位站起来的战友,他们身上还有着血斑,然而他们的身体却开始恢复,他们的伤口愈合,心脏重新恢复流动,死去的身体器官也再度恢复活力。

  有人欢呼起来,紧紧抱住刚刚复生的战友,笑着笑着却哭出声来。

  战场太广阔了,战死的战士太多,即便是【牧神记】秦牧,他也感觉到越来越吃力,复活这些战士耗费了他太多的法力和精神。

  他的气息衰败下来,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来自幽都的大道的躁动,他违抗大道,逆转生死,让幽都的大道下达铲除他的命令。

  他感觉到幽都中的土伯在强行镇压幽都大道,也感觉到幽天尊在抵挡大道的命令。

  终于,这片战场上战死的延康战士一一复生,秦牧体内一切力量似乎已经耗尽,轰然倒下,他衰弱无比,难以站起来。

  幽天尊对抗着幽都大道的命令,从他身边经过,再度登上纸船:“不要去幽都了,你去幽都之后,土伯便不是【牧神记】保你,而是【牧神记】杀你了。那里,幽都的力量太强了。”

  “谢谢。”秦牧声音微弱道。

  幽天尊身躯有些僵硬,没有回头,淡漠道:“不必谢我,你做出逆转生死的事情,我会如实上禀土伯,土伯公正无私,会记下你的恶行,将来一并清算。”

  秦牧露出笑容,努力大声道:“两年半时间,最多两年半时间,便是【牧神记】玄都之战,事关天公生死!你去不去?”他说的太急,剧烈咳嗽起来。

  “关我屁事?”幽天尊冷冰冰道,驾驭纸船驶入幽都。

  秦牧却露出笑容,仰面看着天空,只见东方吐白,太阳快升起来了,他喃喃道:“他一定会去的,一定会的……幽天尊虽然因为理性而自闭,觉得看穿了一切变得冷漠,但是【牧神记】他一定会去。他的心还是【牧神记】热的,滚烫的……”

  屠夫走到他的前方,只见东方的彩霞越来越亮,一轮红日从霞光中冉冉升起,道:“当年我没有你这种逆转生死的神通,倘若有,我也会违背土伯,也会救活我的战友。”

  他直视着升起的太阳,沉默了良久,突然低声吟道:“霜落南山秋实,风卷北邻夜燎,世事正匆忙。天意哪可问?只愿善人昌。刀道,就是【牧神记】人之道啊……牧儿,歇息够久了吧?走吧,我们继续前进!”

  秦牧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努力跟上他的脚步,迎着旭日的光芒走去。

  “任何后天之道,都是【牧神记】人之道!”他语气坚定的说道。

  屠夫回头看他一眼,露出笑容。

  ————牧神记首发在起点中文网,正版除了有起点中文网,还有QQ书城,QQ浏览器小说板块,微信读书,牧神记近四百五十万字了,还望大家支持正版阅读。

  (/book_67257/4613271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如意小郎君  都市医圣妙厨  盛唐风华  男性健康  首富杨飞  飞剑问道  都市医圣妙厨  最强终极兵王  广东高考网  努努书坊  好名字  寸芒  逆天邪神  论文大全网  房贷计算器  无敌超神奶爸  全本书屋  莽荒纪  圣龙图腾  汉乡  全球高武  大宋男儿  棉花糖小说网  谎话大王  首富杨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