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三八九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第一三八九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第二重天庭之上,道祖和大梵天王佛各自起身,昊天尊、嫱天妃等人却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鸿天尊微微皱眉,瞥了开皇一眼,又看了看秦牧。

  主位上,秦牧坐得四平八稳,冷笑道:“秦业,你当年化名秦开,与我同游龙汉,你我承蒙天帝陛下器重,封为天尊,与开创神藏七境界的七天尊并称为龙汉九天尊。瑶池盛会上,我待御天尊传授成神法,痛打火天尊,打爆昊天尊,神通立道,开创天盟,定下后天生灵与半神胜先天古神的大计!”

  他站起身来,衣袖一拂,袖子拍击空气迸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巨响,冷冷道:“我被尊为天盟盟主,名至实归,你有何德何能,与我并列?你的道行在哪里?你的德行在那里?道德不存,有何颜面与我并列,并称天尊?你就是【牧神记】一水货天尊,不过是【牧神记】因为与我一战不相上下,机缘巧合才被封为秦天尊!”

  他此言一出,在场有几位天尊都坐不住。

  秦牧明骂开皇恰灸辽窦恰控业,实则是【牧神记】痛骂他们。

  秦牧传成神法,让凡夫俗子可以长生,可以与古神一样拥有与天地同寿的寿命。

  在神通之道还是【牧神记】初创的时代,他神通立道,以超前时代百万年的见识让世人见识到神通的威力与多姿多彩的变化,让人们见识到了弱者可以掌握神通,战胜高高在上的存在。

  他又开创天盟,奠定了今后百万年的天下格局。

  他被称为牧天尊,名至实归。

  然而与他相比,而今的十天尊都显得黯然失色。尤其是【牧神记】虚天尊、祖神王、琅轩、宫、嫱、鸿、妍这七位天尊,并没有一项能够拿得出手的成就。

  在贡献上,只有昊天尊才能与秦牧并列,然而天盟并非是【牧神记】昊天尊所开创,昊天尊也是【牧神记】靠秦牧不在,窃取天盟权力才成为天盟首脑。

  然而即便是【牧神记】昊天尊与火天尊此刻也显得颇为难堪,他们的确都被秦牧暴打过,尤其是【牧神记】昊天尊,更是【牧神记】躺在病榻上千年之久。

  至于开皇恰灸辽窦恰控业,也被他说得有些难堪。

  龙汉初年,他与秦牧一起被封为天尊,的确水分很大,有天帝看秦牧的脸面才顺带着封他为秦天尊的嫌疑。

  他可以说是【牧神记】混入龙汉九天尊的行列。

  “牧天尊,我也是【牧神记】天盟的创始五老。”

  开皇停下脚步,冷笑道:“别的不说,单单是【牧神记】创始五老,便足以位列天尊之席。然而我不止于此,我开创道境,弥补天宫境界的不足,后天立道!我所开创的道境,与天宫境界结合,大道三十六重天便可以烙印终极虚空,宇宙不灭我不灭!”

  他手掌按住剑柄,悍然拔剑,剑光盈霄。

  唰——

  无忧剑的光芒盈满天庭,在天庭的南天门前方浮现出三十五重天,从太皇平天剑、太明齐天剑,到上清境剑域,再到玉清境剑域,让与会所有神圣一览无余!

  三十五重天剑域,单纯的剑道,竟然彰显出不逊于三十五重天宫的威能,剑道的气息自下而上越来越浓烈,到了玉清境剑域,剑道几乎化作实质,令所有修炼剑术剑法剑道的人都有一种高山仰止顶礼膜拜的感觉!

  三十五重天道境一出,与会所有人的神兵止不住叮铃铃作响,散发出阵阵神威,似乎是【牧神记】这些神兵为剑道巅峰而战栗,而发抖,而膜拜剑域!

  这是【牧神记】即便十天尊也不曾有的异象!

  开皇身后,三十五重天道境愈发明亮,愈发震撼人心,他的言语如剑,剑指道心,指的是【牧神记】每一尊神圣的道心!

  即便是【牧神记】天尊,也能感觉到一口犀利的剑直指他们道心中的弱点!

  开皇淡淡道:“我所开创的道境,与所谓十天尊不同,我的道境不止是【牧神记】开创一种修炼法门,弥补天宫修炼体系的不足,同样也是【牧神记】一种后天胜先天的道路!”

  “大言不惭!”

  九位天尊各自皱眉,还未来得及发话,秦牧已经拍着宝座扶手,厉声喝道:“秦天尊,你也太大言不惭了!竟然敢说你弥补了天宫修炼体系的不足,不过是【牧神记】你自己大吹法螺,往自己脸上贴金!至于什么后天胜先天,更是【牧神记】吹得无边无际,令人不齿!”

  开皇哈哈大笑,剑指秦牧,言语震撼人心,大气磅礴:“牧天尊,世人修炼,只修先天法门,不修后天神通,后天大道,他们只是【牧神记】没有看到后天胜先天的道理!我的剑道一成,便可以将剑道烙印大罗天,终极虚空,宇宙不灭我不灭!单凭此道,可否位列天尊?”

  秦牧正要说话,开皇截断他的话,继续道:“我开创道境法门,传授世人道境修炼之法,可否位列天尊?先天大道,数量有限,把控在古神之手。后天大道,无穷无尽,我将后天胜先天的法门传授世人,可否位列天尊?牧天尊,黄口小儿,你说我不配位列天尊,我的功、绩、道、德,可否位列天尊,是【牧神记】否可以成为天盟五大创始元老?”

  秦牧脸色微变,额头冷汗滚滚,急忙起身让座,神态诚惶诚恐,赞道:“我竟不知秦天尊有此道、德、功、绩,还以为你沽名钓誉,因此小觑了你。我的功绩道德虽大,但比你还是【牧神记】逊色一筹。你位列天盟五老,盟主之一,我心腹口服,你请上座,我坐于你下首便是【牧神记】。”

  在场所有人还未转过弯来,神色呆滞。

  刚才两人还声色俱厉,秦牧怒叱秦天尊,俨然一幅手撕秦天尊,将其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姿态,但转眼间便心服口服,五体投地。

  这姿态转变着实让人眼花缭乱。

  开皇持剑迈步走来,笑道:“牧天尊心怀广阔,神通立道,创立天盟,胸怀天下,又是【牧神记】传道圣王,坦荡君子,功绩不逊于我。我虽有功、德,但天盟毕竟是【牧神记】你创立的,你成为首座盟主,我心服口服,只能位列次席。”

  秦牧连忙客套一番,请他入首座,开皇推辞连连,两人在上头殷勤相让,看得下面第二重天庭和第一重天庭的诸天神圣、大帝、天师,都呆若木鸡。

  九位天尊也大皱眉头,各自对视一眼。

  这两人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像是【牧神记】排练过不知多少遍一般,开皇恰灸辽窦恰控业气势汹汹而来,一幅要大闹天盟会议不死不休的姿态。

  秦牧言辞激烈,宛如要亲手力毙开皇,惩奸除恶,与他鱼死网破的姿态。

  然而怎么说着说着,便变成了相互吹捧,开皇这逆贼也变成了有功于天下苍生,有功于诸天社稷的大圣人了?

  而且,开皇一下子从逆贼转变为天盟五老,天尊之名当之无愧,眨眼便登上天盟的权力宝座,名至实归,这未免也太光怪陆离不可思议了。

  秦牧推辞不得,只得落座在首座上,荣光满面:“我便勉为其难,厚着脸皮坐在首位上,汗颜,汗颜呢!哈哈哈哈——”

  开皇落座,九大天尊面色阴冷,齐齐看来。

  秦牧容光焕发,春风得意,向开皇笑道:“我先前对道兄多有误解,而今洗清了误解,顿觉秦天尊是【牧神记】个不错的人,与你同坐一席,三生有幸……”

  开皇正欲说话,昊天尊面无表情的向火天尊,火天尊会意,起身道:“牧天尊,不妥吧?”

  秦牧哦了一声,身体前倾,右手肘压着右膝头,侧身好奇道:“火天尊,有何不妥?”

  火天尊冷冷道:“开皇恰灸辽窦恰控业,虽有秦天尊之名,但行的是【牧神记】逆天而行的路,建立开皇天庭,勾结天公,图谋推翻天庭,图谋成为天地正统,置陛下于何地?置半神于何地?置在座的天尊于何地?”

  他踏前一步,冷冷道:“开皇,是【牧神记】要复辟古神统治的时代,是【牧神记】要让天公土伯成为统治各族的统治者!天公,残暴之辈,纵容地母元君为祸,屠杀天庭天兵天将,各路诸侯,何止百万?天公丧尽天良,罪不可赦,开皇与其为伍,其罪当诛!”

  秦牧露出笑容,火天尊这话,正是【牧神记】征讨天公檄文的内容,火天尊说出来,省得他来背负诛天公的骂名。

  火天尊也知道不妥,但是【牧神记】开皇恰灸辽窦恰堪来,是【牧神记】要来夺势的,夺权的,夺人心的,容不得他不往开皇身上泼污水。

  倘若不泼,那么开皇恰灸辽窦恰吭取天尊权力,窃取人心,窃取大势,混入天盟之中,便会让未来多出许多变数变故。

  十天尊决不能容忍此事发生!

  鸿天尊起身,声音洪亮如钟,道:“天公其罪当诛,开皇置天下大义于不顾,其罪当诛,况且开皇又割据太虚,与史前造物主同流合污。造物主是【牧神记】何等残暴?开皇罪莫大焉,不容洗白!”

  秦牧动容,起身厉声道:“秦业,你竟然犯下如此滔天罪行,枉我如此器重你,你却辜负于我,辜负天下人!我羞与你同列!不过话说回来,你功、绩、道、德都很大,功过相抵,只要你低头认错,与天公撇开关系,也不是【牧神记】不可原谅……”

  他声色俱厉,然而说着说着脸上又挂满笑容,向九位天尊道:“不如让秦业这厮与诸位敬个酒陪个罪,大家哈哈一笑……”

  “哈哈哈哈!”

  祖神王豁然起身,仰天大笑,厉声道:“牧天尊,地母元君杀的不是【牧神记】你的人,你来做老好人做的顺手,你皮不痒肉不疼,老子皮痒肉疼!地母杀的是【牧神记】我麾下精锐,地母是【牧神记】天公纵容,秦天尊是【牧神记】天公走狗,你能容他,我不能容他!”

  秦牧连连搓手,跺脚道:“这可如何是【牧神记】好?如何是【牧神记】好?今日是【牧神记】天盟会议,天帝陛下都下旨让我们和和美美,怎么就演变成这幅模样了?我年纪小,处理不来这事,倘若再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天盟盟主降临,帮我解决这个难题,那就太好了……”

  “牧天尊无需担忧。”

  突然一个清清爽爽的女子声音传来,悠然道:“天盟创始五老,龙汉九天尊的月天尊,前来为牧天尊分忧解难。”

  秦牧大喜过望,激动得哽咽落泪,泪眼朦胧中,只见一个女子迈步走来,脚踩第二重天庭来到这里。

  她走动之时,琴音响起。

  那琴音古怪,竟然与众人的天宫众人的大道相合,琴音一响,众人的道法神通也跟着迸发出各种道音道律。

  秦牧慌忙道:“月天尊,月道友,快快上来,为我解决目前的难题,祖神王、鸿天尊和火天尊,要与秦天尊厮并呢!”

  月天尊笑道:“我也是【牧神记】开创天盟的五大创始元老,忝为天盟盟主之一,又是【牧神记】开创了七星境界,只是【牧神记】长久没有现身,多半天盟中有些人是【牧神记】不认得我了。牧天尊居于主位,我只敢与秦天尊一样,位列次席。”

  秦牧慌忙请她落座,哽咽道:“我听闻道兄被奸人所伤,隐居避世,一直寻你而不见,而今道兄终于现身了?道兄,你的伤势痊愈了?谁有这妙手仁心,将道兄治愈?”

  ————猪年将至,宅猪的本命年快到啦,狂呼月票,求被月票幸福的淹死~~

  (/book_67257/462621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大王饶命  棉花糖小说网  第一课件网  娱乐大头条  盛唐风华  都市医圣妙厨  房贷计算器  诸天最强大咖  明朝败家子  逆剑狂神  健康报网  男性健康  赘婿  杀神白起  好名字  史上最强重生者  全职法师  全球高武  全职高手  全民领主  笔趣阁  减肥方法  明朝败家子  铸天之景  超强吸妖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