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七四四章 图穷匕见

第一七四四章 图穷匕见

  天庭,一座座宫殿轰隆隆倒塌,不断有偷渡来的史前强者上半身滑落,死于非命。

  天庭的坍塌,声势更加骇人,峰庶五老的布置,在四公子这根琴弦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一根弦,一声琴音,便将天庭平平切开,甚至斩杀五老之首的峰化莲,这等本事,闻所未闻!

  天庭中还有不少史前强者侥幸躲过一劫,并未被四公子琴弦所伤,但这根琴弦造成的震撼,却一下子打消掉他们一切雄心壮志,将他们的道心击垮!

  峰庶四老额头冒出冷汗,他们的道心也摇摇欲坠。

  他们自忖占据先机,定能阻挡弥罗宫的降临。从前的弥罗宫只不过是【牧神记】占据了大势,又有弥罗宫主人在,镇压了一个个宇宙纪,因此他们心甘恰灸辽窦恰块愿蛰伏。

  现在自己占据了大势,弥罗宫的公子也不过是【牧神记】尸位素餐,沽名钓誉之徒,论本事,并不见得比他们更高明。因此他们才有阻挡弥罗宫霸山第十七纪的念头。

  然而真的动起手来,他们才知道自己与弥罗宫的公子的差距是【牧神记】何等之大!

  昊天帝站起身来,陡然踏前一步,森然道:“峰庶四老,还不臣服?朕倘若再拨动琴弦,便叫你们亿万年苦修,统统化作乌有!”

  秦牧微微皱眉。

  他早已料到昊天帝的道心会崩溃瓦解,只是【牧神记】没想到竟是【牧神记】这幅样子,如此不堪。

  元界一战中,云天尊斩杀二公子的分身的同时,也打垮了他的道心,让他的道心出现了破绽。

  延康反攻一战中,秦牧拖住了他,一直拖到江白圭平了玄都,前来支援,拖到他大势已去。

  自那之后,昊天帝的道心便完全崩坏了。

  类似的情形,秦牧也遭遇过。

  昊天帝夺取了幽都之后,他也曾道心完全崩坏,要上天庭负荆请罪跪地投降。

  不同的是【牧神记】,当时玉辰子带来了道祖和大梵天王佛的消息,带来了一抹希望。延康目前的局面,正是【牧神记】靠这一抹微不足道的希望才翻盘,战胜了看似不可能战胜的天庭。

  而昊天帝同样也有希望,这希望来自于祖庭玉京城,但是【牧神记】他却没能重振道心,让自己走的更远。

  这是【牧神记】因为,秦牧、昊天帝二人的目的不同。

  秦牧是【牧神记】为了实现自己的理念抱负,为了获得生存权,平等权,为了让神为人用,推行百姓日用即为圣人之道的理念。

  他万念俱灰之后,任何希望都是【牧神记】让他距离自己的理念抱负越来越近,因此道心越来越强。

  昊天帝是【牧神记】为了自己的权欲,他的道心也是【牧神记】建立在权欲的基础上。

  即使他获得祖庭玉京城的支持,他的道心也不可能回到从前,玉京城将他死死掌控,成为他的主宰,而他不过是【牧神记】提线木偶罢了。

  他距离独占权力,越来越远。

  “峰庶四老,跪拜我,跪拜朕!”

  昊天帝目光落在那四个老者身上,森然道:“你们的力量,朕要调用!朕命你们,立刻传令下去,擒拿七公子秦牧,剿灭延康匪徒!”

  峰庶四老迟疑一下,两两对视一眼,默默的看着峰化莲倒在祭坛上的尸体,有些迟疑不决。

  峰化莲的血从尸体中流出,染红了这片祭坛,然而祖庭中血祭还在,血祭吞噬着精气,不紧不慢的进行着能量置换。

  峰庶四老一个个默默的站起身来,昊天帝露出笑容。

  月天尊心中一紧,松开身上束琴的带子。

  一旁的欢喜殿主见状,微微一笑:“小妹妹,姐姐很想听听你的琴律。”

  她的道树上突然一枚道果飘起,旋转,只听嗡的一声,月天尊顿时看到四面八方到处都是【牧神记】欢喜殿主!

  这是【牧神记】空间之道运用到极致的表现!

  秦牧曾经对她说,欢喜殿主修炼的也是【牧神记】载极虚空,但是【牧神记】与她的载极虚空表现不同,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欢喜殿主的空间之道,走的是【牧神记】外相,寄托终极虚空成道,大道寄托于外。她的空间之道施展出来时,表现为四周空间被折叠出无数份,有无数个欢喜殿主。

  与其交手,欢喜殿主可以从无数个方位进攻!

  而她的道树,每一片道树树叶,都可以说是【牧神记】一个欢喜殿主化身,神通发动之时,无数个欢喜殿主化身同时进攻,以数量取胜,同时让人难辨真身!

  月天尊横琴,纤纤玉指轻轻一拨,琴音响起,道:“姐姐想听,小妹便献丑了。”

  欢喜殿主轻咦一声,琴音响起的一刹那,她眼中的月天尊便起了变化。

  她把空间折叠成无数份,看起来有无数个自己,可以看到对手的方方面面,甚至连对手的五脏六腑,对手的神藏构造,元神构造,大道构造,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牧神记】空间之道提升到极致的表现!

  然而以她的角度去看月天尊,看到的却是【牧神记】月天尊的正面,无论从那个角度看去,看到的都是【牧神记】月天尊的正面,看不到其他任何方位!

  这是【牧神记】载极虚空的内相,空间之道寄托于内所展现出来的表象。

  她与月天尊,虽然修炼的都是【牧神记】空间之道,但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成道之路,即便欢喜殿主见多识广,也不禁啧啧称奇!

  月天尊身边,秦牧眉尖轻扬,月天尊的载极虚空,竟然与他的神藏领域有着几分相似,让他颇感诧异。

  他却没有多想,秦牧的功法神通,都已经丢到延康的闻道院,任人研究,月天尊多半也是【牧神记】研究过,因此有所收获。

  二女对峙,月天尊面带笑容,轻轻拨动琴弦,琴音三三两两不成曲,零零落落,而欢喜殿主却感应到自己的伤口隐隐作疼。

  月天尊虽然没有弹曲,但是【牧神记】拨动琴弦却挑动了商君给她留下的伤口中的终极杀意,让终极杀意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对她来说,商君留下的道伤虽然杀不了她,但也绝对是【牧神记】一个不小的威胁!

  倘若动起手来,终极杀意爆发,会让她的实力锐减,成道者之战,稍有差池,恐怕便是【牧神记】身死道消的下场,不容她不谨慎!

  峰庶四老中的黄堂仰天大笑,眼中有血泪流下,苍老的声音很是【牧神记】厚重雄壮:“黄堂风转碧幢开!”

  苍岩翠落泪道:“怪石苍岩影翠霞!”

  “四海黎庶依田畴!”

  “燕阁新香三秀!”

  四人齐声吟道:“楼上千山翠,观头峰化莲!大兄,此仇不报,我们成道又能如何?守不住我们的道心啊——”

  “我们四人曾经发过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大兄,等着我们为你报仇!”

  昊天帝心知不妙,急忙躬身道:“峰庶四老冥顽不灵,请四公子杀敌!血祭了这里!”

  峰庶四老齐声爆喝,祭坛陡然启动,刹那间,祭坛如同血海汪洋之中,整个祭坛下方的埋藏的道纹道链启动,唰唰唰洞穿祭坛上所有人的身躯!

  秦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后混沌殿陡然浮现出来,祭坛中的道链穿入他的体内,便被混沌殿震得粉碎,化作混沌之气。

  与此同时,月天尊拨动琴弦,琴音大作,四周无数空间裂开,抵挡祭坛的威能,她的身形在一个个空间中飘摇不定,小小祭坛,竟似有大千世界,任由她来回穿梭。

  另一边,欢喜殿主催动道树,喝道:“峰庶四老,你们打算要悉数葬身在此吗?你们在世界树下挖坑躲藏了一个个宇宙纪,何必为了一时意气而送命!”

  她的道树旋转,大大小小的枝条飞舞,道树枝条抽向那些道链,根须则缠绕住道链,降低祭坛的威能。

  突然,琴音穿入她的耳中,让她心头一跳:“紫霄证道曲!那丫头在干扰四公子!”

  她顾不得劝说峰庶四老,立刻向月天尊痛下杀手,干扰月天尊弹奏!

  二女初度交锋,欢喜殿主立刻察觉到月天尊的修为不足,心中一喜:“她的成道并不完美,在法力上远逊于我!”

  月天尊的紫霄证道曲弹奏出来,昊天帝牵引来的四公子琴弦毫无动静,似乎是【牧神记】四公子紫霄在第十六纪破灭大劫中听着这曲子,忘记了催动神通。

  噗噗噗——

  昊天帝立刻遭殃,被一条条道链贯穿身体,挂在空中,峰庶四老杀来,各自催动道树道果,又各自取来成道之宝,黄堂挥舞宝幢,宝幢旋转,呼的一声洞穿欢喜殿主的道树防御,用力一搅,欢喜殿主的道树四分五裂!

  这老者的实力强横至极,竟然拥有着不逊于殿主的战力!

  当然,这也是【牧神记】欢喜殿主刚刚降临便被商君重创,又被秦牧惊吓,来不及重新寄托虚空成道的缘故。

  而峰庶五老早已降临,各自重新寄托虚空,已经在第十七纪成道,因此实力上甚至还要超过欢喜殿主。

  三老苍岩翠催动一片翠霞,将秦牧笼罩,催动道树道果,来打秦牧眉心。

  其他二老也同时催动各自成道之宝,道树道果同时威能爆发,向昊天帝和月天尊痛下杀手!

  就在此时,月天尊的紫霄证道曲被欢喜殿主干扰,琴曲顿时断去。

  昊天帝脑后的琴弦顿时震动,四公子的神通借助这根琴弦爆发!

  这根琴弦威力爆发的一瞬间,秦牧抬手便是【牧神记】一座归墟大渊,把苍岩翠装入大渊之中,身形一闪来到昊天帝脑后,二指捏住琴弦!

  轰!

  祭坛四分五裂!

  (/book_67257/4762864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管理资料下载  诡秘之主  谎话大王  吞噬星空  大宋男儿  工作总结  超级兵王  秦吏  全本书屋  情话网  中药大全  锦衣夜行  无敌超神奶爸  大争之世  论文大全网  北宋大表哥  个性说说  花百科  励志故事  龙组兵王  春野小神医  就爱读小说  名人名言  逍遥游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