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七一四章 牧天尊之死

第一七一四章 牧天尊之死

  “陛下,而今的牧天尊已经是【牧神记】强弩之末。”

  太初上前,进谏道:“现在是【牧神记】将他送回史前的最佳时机,错过了这个时机,想要再寻一个机会那就千难万难了!”

  昊天帝遥望秦牧,有些迟疑,这几日秦牧的气息愈发低沉了,倘若是【牧神记】受伤,按理来说以秦牧的造诣,伤势应该会平复一些,气息应该会慢慢增长。

  但是【牧神记】秦牧的气息却越来越弱,让他有些犹豫不定。

  根据他对秦牧的了解,这多半会是【牧神记】一个陷阱!

  “牧天尊的确是【牧神记】受伤,而且是【牧神记】极为严重的伤,以至于他不能直接杀来,而是【牧神记】等我们自动送上门去。”

  昊天帝道:“太上皇,我天庭将士连年征战,多有折损,再加上南天始终没有攻克,粮草匮乏。牧贼阴险狡诈,等我们入伏,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趁机修整一番,命令军队去附近的诸天收割些粮草过来?”

  太初皱眉,还要再说,昊天帝道:“弥罗宫四公子被他打碎了力量,三公子的力量和意识也被他封印,三公子也需要时间才能破解他的红绳结扣。他无论是【牧神记】想拖延时间,还是【牧神记】诈我诱我,都正合我意。太上皇不必再说,我自有决断。”

  太初暗叹。

  从前的昊天尊虽然多有令人不齿之处,但心中的锐气从来没有丧失过,一直锐意进取,能够抓住任何稍纵即逝的机会。

  而今的昊天帝,自从在终极虚空被云天尊击败之后,便开始畏首畏尾,不敢再冒险,不敢再尝试了。

  “云天尊,已经击垮了他的道心!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然而容易错失良机!”

  太初想到这里,道:“陛下,粮草辎重自然重要,但牧天尊那边,也不能让他好过。而今可以分兵两路,绕过牧天尊,左右两翼夹攻岚枫谷地。而今的延康,最高境界也不过是【牧神记】玉京境界,若是【牧神记】错失这个机会,那就再无可能寻到大破延康的良机了!”

  昊天帝迟疑一下,也知道时机难得,延康大规模推行新法,新的修炼体系,最多十几年,便会涌现出一大批新体系的强者。

  那时想攻下延康,难如登天!

  “请两位太极天尊,一左一右,率领神师水师,攻打岚枫谷地!”

  昊天帝下旨:“太极天尊运兵如神,此战必能旗开得胜,踏平岚枫关!”

  帝后娘娘忍不住道:“陛下何不派出羽林军、神威军和龙武军?这几只军队,堪比天尊,出动他们,正是【牧神记】对付延康的最佳时机!”

  昊天帝瞥她一眼,笑道:“左右羽林、左右神威、左右龙武,乃是【牧神记】天帝禁卫,岂有一股脑都派上去的道理?”

  帝后娘娘心中一凉,犹不死心:“陛下,我等乃是【牧神记】成道的神祇,成道的神祇维护天庭利益,当生死搏杀,岂有让羽林、神威、龙武等小小神祇保护我们的道理?”

  昊天帝迟疑,道:“母后说得有理。不过龙丕逆贼,率领兽界大军从我后方杀来,需要禁卫前去剿灭。”

  一旁的太初断然道:“用不了这么多人!”

  昊天帝道:“那就派出左右神威军,攻打岚枫谷地……”

  帝后娘娘气极而笑:“对付龙丕,只消左羽林军前去即可,其他禁卫都可以奔赴岚枫谷地!踏平岚枫谷地,便可以长驱直入,直捣延康京城,一战可平延康!”

  昊天帝摇头道:“母后,牧天尊坐在那里,万一禁卫都派上前去,他突然暴起,禁卫便统统毁了!你所虑不周,不必再说。”

  帝后娘娘大怒,转身离去。

  太初跟着她走了出来,悄声道:“天帝的状态有些不对,丧了锐气,没有了肝胆。他与云天尊一战,被云天尊毁了二公子分身,连带着他的归墟道身也毁了,只怕他已经从成道者的境界跌落下来,因此患得患失,不敢进取。他这个样子,对天庭很是【牧神记】不利。虽说天庭绝不可能败,但是【牧神记】就算战胜延康,也只会元气大损,甚至说不定连我们都有陨落的风险。”

  帝后娘娘听出他的意思,天庭绝不可能败,是【牧神记】因为祖庭玉京城!

  这一战中,哪怕天庭的力量折损严重,天庭也绝不可能失败,只消天庭血祭几个诸天,祖庭玉京城的成道者降临,便可以灭掉延康!

  这场战争,是【牧神记】不可能失败的战争,但可能失败的只会是【牧神记】他们十天尊!

  十天尊有可能会死伤,会丧失自己的地位和利益。

  两人边走边谈,太初遥望远方,道:“自从昊天帝登临帝位以来,火天尊死了,琅轩神皇死了,而今虚天尊也死了,一个个故友消逝,令我不胜唏嘘。天帝贪恋权势,不想把权势分给老伙计,也不想分给祖庭玉京城,以至于这场讨伐元界的战争打得稀里糊涂。他现在又畏战畏败,对我们来说,恐怕极为凶险。”

  帝后娘娘停下脚步,似笑非笑道:“你想废掉昊天帝,自己重新登临帝位?太初,这个时候换掉天帝,引起军心动荡,天庭不败而败!”

  太初身躯微震,死死盯着她,突然道:“你不是【牧神记】元姆夫人!元姆不会这样正经的分析利弊!”

  帝后娘娘向前走去,道:“我们夫妻一场,你现在才看出来我不是【牧神记】妹妹那小贱人?呵呵,男人啊,一直都用下半身思考……太初,你还没有发现吗?这一战的主力已经不是【牧神记】我们了,而是【牧神记】弥罗宫!我们在这一战中,只管保全自己便好。”

  太初快步跟上她,压低嗓音:“弥罗宫的成道者过来之后,我们的权势便化作梦幻泡影了!”

  “总比丢掉性命好。”

  帝后娘娘丢下这句话,把他晾在那里,飘然而去。

  太初皱眉,没有跟上她。

  昊天帝站在高处遥望,只见太阴天尊太阳天尊一个引领着天河水师一个引领着天庭神师,浩浩荡荡,奔赴岚枫谷地。

  两路大军避开秦牧,以秦牧为中点,画出一个大圆。

  而秦牧的神藏领域,此刻更加破败了,已经缩小到百里方圆,秦牧的气息也愈发虚弱,微不可察。

  昊天帝细细感应,此时的秦牧如同风中残烛,似乎虽是【牧神记】可能熄灭。

  “他受伤了,三公子用弥罗宫主人的神通,将他重创,他的伤势一定极重,甚至说不定会死!”

  昊天帝心中患得患失:“就算他不死,也没有反抗之力,否则不会坐在那里,无视天河水师和天庭神师从他两旁经过。但是【牧神记】,我怎么知道他是【牧神记】否是【牧神记】故意做出虚弱的样子?”

  他走来走去,如同被困在笼子里的猛虎,焦躁不安:“他的伤势极重,这时候只要把他丢入归墟,或者丢到祖庭玉京城沉河,便可以一举解决这个大患!他去过去做他的七公子,没有人献祭的话,他永远也无法回来!那样的话,我便获胜了,其他人,所谓幽天尊、月天尊,谁也不是【牧神记】我的对手!然而……”

  他停下脚步,眼睛瞪得滚圆,眼前浮现出云天尊的阴影:“然而还有云天尊!云天尊,你一定死了吧?不,不一定!我亲眼看到你离开了,你的伤势很重,很难痊愈,但你一定是【牧神记】躲起来了,呵呵,你在寻找另一个暗算我的机会……”

  他眼中有着惶恐,也有着愤怒,又迈开脚步像是【牧神记】受困的猛虎走来走去,空有一身武力却无法动用。

  他的喉咙中发出沉闷的嘶吼声:“云天尊,是【牧神记】你,是【牧神记】你置朕于这种困境之中!朕不会被你击败的,朕手握大权,掌握千万神魔大军,麾下无数诸天!朕还有祖庭玉京城在背后!你想偷袭我,朕不会给你第二个机会!”

  他的眼睛明亮起来,声音有些沙哑:“是【牧神记】了,血祭几个诸天,让祖庭玉京城的成道者降临!是【牧神记】了,是【牧神记】了……呵呵,谁也无法击败朕,夺取朕的权力!”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阴狠毒辣,唤来五帝座,低声吩咐一番。五帝座的五位神帝吃了一惊,帝座之首的华流照额头满是【牧神记】冷汗,躬身道:“陛下已经派出几路兵马,前往其他诸天搜刮奴隶,搜刮粮草,此举已经让军中许多将士不满。军中将士,多是【牧神记】来自诸天万界……”

  昊天帝目露凶光,嗓音嘶哑:“华爱卿,你再说一遍!”

  华流照噗通跪地,叩首道:“臣一定不负陛下期望,办好此事!”

  昊天帝哼了一声,挥了挥手,五帝座各自退下,立刻清点各自麾下大军,呼啸而去。

  “还有你,牧天尊……”

  昊天帝死死盯着远处的秦牧,秦牧的神藏领域已经缩小到里许方圆,似乎油尽灯枯了。

  “你也在等着暗算朕!”

  昊天帝怒哼:“朕不会上你的当!”

  五帝内座率领大军离开天庭大营,前往左近的诸天,华流照面带忧色,其他四位帝座对视一眼,一人道:“华兄,天庭局势大好,大破无忧乡,逼近延康,只要破了岚枫谷地,延康便再无抵抗之力,为何华兄还这么担忧。”

  “天庭看似攻城掠地,大胜无忧乡和延康,但其实各种支线战役一直在败。”

  华流照叹了口气,道:“而今虚天尊又战死了,幽都失守,倘若玄都也失守,那便真的是【牧神记】大势已去。陛下……”

  他迟疑一下,还是【牧神记】说了出来:“陛下倘若尽起大军,攻打岚枫谷地,那么还有机会推平延康。然而陛下此时出了昏招,让我们去血祭其他诸天,让史前成道者降临。嘿嘿,咱们天庭的将士,绝大部分都是【牧神记】来自诸天万界啊!”

  他眉头紧皱,压低嗓音:“血祭其他诸天,让将士们怎么想?天庭这次前来讨伐元界,其他诸天有几个前来相帮的?倘若是【牧神记】从前,天庭一声令下,各大诸天响应云集,堆也把延康堆死了!现如今,诸天万界来帮天庭征讨的,寥寥无几,相反,延康阵营中倒是【牧神记】有不少其他诸天的神魔!”

  他吐出一口浊气:“倘若陛下再血祭其他诸天,那么诸天万界只怕都要去支持延康!而我们天庭大军中,恐怕也会有不少神魔哗变,甚至造反投敌!”

  其他四位帝座面面相觑。

  “华兄,现在我们怎么做?”

  华流照仰头看天,两行老泪顺着眼角流下:“能怎么做?为天庭尽忠,报效陛下的知遇之恩罢。我们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倘若天庭胜了还好,史书我们来写。倘若天庭败了,嘿嘿,后世骂名……”

  两位太极古神各自率领天河水师、天庭神师两路大军,一左一右,从秦牧坐镇之地的三千里外行军,太阳天尊和太阴天尊留在中军之中,时时刻刻监控着秦牧的动静。

  只见秦牧坐在那里,垂头一动不动。

  突然,秦牧的神藏领域完全消失,气息全无!

  “禀天尊!”

  有神将急忙来报:“牧天尊已死!”

  太阳天尊与太阴天尊几乎同时得到报信,不由大喜,但心中又有些迟疑。两人向秦牧看去,只见秦牧肉身突然间血流如注,化作一片血海,秦牧的尸体坐在血海中,血海中紫气翻涌,还有混沌气弥漫。

  秦牧的世界树、归墟莲花还在,但的确是【牧神记】没有了气息!

  “牧天尊真的死了?”两位天尊不敢确认。

  “假的!”

  昊天帝站在别宫大殿前哈哈大笑,厉声道:“牧老狗,你休想骗朕!”

  (/book_67257/4793185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情话网  房贷计算器  盛唐之帝国崛起  大王饶命  吞噬星空  据说娱乐网  神道丹尊  玄界之门  步步生莲  极限保卫  明朝败家子  银行信息港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努努书坊  就爱读小说  全球灵潮  从全球高武开始  好名字  神级兵王都市行  广东高考网  美食供应商  战国赵为帝  最强特种兵王  绝世邪神  免费算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