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七零六章 浴火,方能重生(求月票!)

第一七零六章 浴火,方能重生(求月票!)

  天庭主力大营,昊天帝坐在别宫大殿之中,面色阴沉。

  他已经坐在这里两天没有动弹过了,封门闭户,始终没有走出去过,地上躺着几个神官的尸体,死状极惨。

  这是【牧神记】闯进来进谏的神官,进来之后便被他击杀。

  这两日,再无人胆敢进来。

  天庭已经攻破无忧乡,地师损失惨重,神师水师追击无忧乡残部,战果丰盛,玄都大军,神策左卫率领幽都魔族魔神攻入佛界,从大雷音寺入侵延康,准备西进与玄都大军汇合。

  但魏随风、齐暇瑜、南帝、龙山散人各自从不同方向而来,东方还有江白圭率领延康大军紧随神策左卫之后。

  现在,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天庭占据了大好的局面,看似顺风顺水,然则随时可能变成逆风逆水之局!

  如此关键时期,只能由昊天帝来掌控全局,传达命令,让天庭大军扩大战果,做好应对准备。

  然而昊天帝却躲在别宫里两天不出,着实让天庭的有志之士焦心不已。

  “输了……”

  天帝宝座上,昊天帝脸色蜡黄,突然喉头一甜,哇的吐了口血,气息萎靡,喃喃道:“输了,这一战,朕已经输了……”

  天庭平了无忧乡,局势一片大好,时至今日,延康和无忧乡获得的胜利只是【牧神记】小胜而已,天庭取得的则是【牧神记】大胜!

  在明眼人看来,无忧乡被推平,东去平延康的路已经是【牧神记】一片坦途,天庭算是【牧神记】稳操胜券,即便延康如何抵抗,也难以抵挡得住数倍乃至十倍于延康的兵力!

  昊天帝看到的,却是【牧神记】自己的败局。

  天庭未败,反倒取得大胜,而他却已经败了。

  败在了云天尊的手中。

  “朕输了……”

  他身躯颤抖,头上的白发也跟着颤抖,如同枝头上的白雪。

  短短两日,他便已经愁白了头。

  天庭赢了,但并非是【牧神记】他昊天帝赢了。

  天庭哪怕是【牧神记】推平无忧乡,推平延康,赢得也是【牧神记】太初、元姆、太极、祖神王、虚天尊等人,并非是【牧神记】他昊天帝!

  因为,他已经被云天尊从成道的境界斩落下来!

  云天尊摧毁了他的道树,他的道花,他的大罗天!

  他非但被从成道的境界上斩落下来,他的另一具身躯,被二公子侵占的身躯,也被云天尊完全毁去!

  他原本可以成为古往今来乃至史前十六个宇宙中都独一无二的成道者,集合了以力成道、归墟成道的存在,将来甚至还可以做到道境成道!

  然而,现在全都毁了!

  诚然,现在的他还是【牧神记】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但是【牧神记】他的实力已经不如太初了,即便天庭获胜,掌管权力的也只是【牧神记】太初!

  倘若太初被商君所重创,接管权力的,甚至可能会是【牧神记】太极古神,而他,必须只能隐忍!

  “太上皇与商君之战,出工不出力。商君与开皇恰灸辽窦恰控业一样,只修一种大道,攻击力高,但是【牧神记】对五太大道了解得不多,太上皇只要不与他正面抗衡,商君便无法取他性命。”

  “太极古神更是【牧神记】两个溜奸耍滑之辈,心里面只有自己,不会舍命一战。”

  “虚天尊、祖神王,嘿嘿,他们都在眼巴巴的看着我的位子……”

  昊天帝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输了,朕输了,云兄,你总算赢了我……不!这权力,我不能交出去!”

  他咬牙切齿,从天帝的宝座上站起身来,在神官们的尸体前走来走去,脚上都是【牧神记】血浆,踩得大殿白玉地面上都是【牧神记】血染的脚印。

  昊天帝的面色越来越阴沉:“我就算被从成道者的境界上被打落,但我还是【牧神记】可以再度烙印虚空,再度成道!只是【牧神记】那时,我已经不是【牧神记】天帝!太上皇必定会取代我,那时,我不是【牧神记】他的对手,他便可以让我跪拜他!然而,太上皇根本不是【牧神记】牧天尊的对手!云,你把我大好局势葬送了!”

  “但是【牧神记】朕还有翻盘的机会!”

  “这个机会便是【牧神记】祖庭玉京城!便是【牧神记】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

  他停下脚步,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疯狂,是【牧神记】云天尊把他逼得有些疯狂:“朕从天帝的宝座上跌落下来,便会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牧天尊会耻笑我,太上皇也会耻笑我,祖神王、虚天尊、太极古神都会耻笑我!这满朝文武也会耻笑我,耻笑朕不过是【牧神记】个痴心妄想的私生子,耻笑朕是【牧神记】古神与人族所生的杂种!你们都在逼我,都在逼我……”

  “但是【牧神记】我倘若彻底投靠三公子四公子,那么我便还是【牧神记】天帝!”

  他哈哈大笑,面色扭曲:“有三公子四公子的资助,我便还是【牧神记】你们的天帝,你们跪拜的对象,高高在上,你们都要臣服我!你们谁也不敢嘲笑我!”

  他的脑后,弥罗宫凌霄宝殿、紫霄宝殿的虚影浮现出来。

  昊天帝转身,面对这两座宝殿的虚影。

  他犹豫一下,但对权势的贪恋,还是【牧神记】打碎了他的骄傲,打断了他的脊梁,让他双腿一软,跪拜下来。

  “从今日起,我将全心全意的侍奉你们,侍奉弥罗宫凌霄殿紫霄殿;从今日起,我将是【牧神记】我的主人门下的走狗,张罗让主人降临的事宜。”

  “从今日起,我再无二心!”

  两座古老的宝殿虚影充满了奇异的力量,一声声晦涩难懂的道语从殿中传来,很是【牧神记】欣喜,很是【牧神记】欣慰。

  想在第十七纪寻找到一个忠诚的奴才,很难,但他们总算办到了。昊天帝,是【牧神记】他们的最佳人选。

  昊天帝像是【牧神记】被摸头的狗,摇尾乞怜:“恳请吾主,剥夺延康贼人一切玉京城、凌霄殿的力量!昊奴,愿血祭元界,恭迎吾主到来!”

  “昊。”

  凌霄殿和紫霄殿中传来三公子和四公子欣慰的笑声:“我们终于把你塑造成我们想要的模样。”

  昊天帝抬头,脸上堆满了笑容。

  这一刻,云天尊死了。而当年那个充满斗志和不屈的昊天尊,也死了。

  秦牧来到延康的时候,感应到了从时空深处传来的奇异波动,不由脸色微变,随即又放下心来。

  这股波动是【牧神记】来自祖庭玉京城,不仅仅是【牧神记】凌霄殿,甚至包括祖庭玉京城中的林林种种的宝殿!

  当这股波动弥漫到整个元界时,但凡不是【牧神记】天庭的势力,都将会感应到自己勤修苦练的玉京境界、凌霄境界,甚至帝座境界,再也无法带给他们力量!

  也就是【牧神记】说,这三个境界,一下子被废掉了!

  对于这一点,秦牧早有所料。

  天宫天庭,模仿的是【牧神记】天庭的天宫和天庭,而天庭则是【牧神记】模仿祖庭玉京城,这一切的来源,都源自太古时代太帝和太初前往祖庭玉京城探秘这个举动。

  造物主没落,太初等古神获胜,依照印象中的祖庭玉京城建立了龙汉天庭。人族御天尊来到天庭,观天庭宏伟,察觉到其中蕴藏的力量,开创天宫这个境界。

  龙汉时代,云天尊与那时的才智过人之辈完善玉京、凌霄、帝座等境界,之后长达六十万年,十天尊完善天庭这个境界。

  而玉京、凌霄、帝座、天庭这些境界的源头,便是【牧神记】祖庭玉京城!

  秦牧很早之前便已经预料到,祖庭玉京城的公子们会利用这一点来掌控这个宇宙中的神魔,可以肆意剥夺他们的力量,甚至可以借他们的力量来壮大祖庭玉京城和其自身!

  而他也早早的有了后备方案。

  这备案,便是【牧神记】道境修炼体系,以及蓝御田和虚生花开创的全新的祖庭修炼体系!

  道境修炼体系入门难,但只要入门之后,便可以与祖庭修炼体系相辅相成,齐头并进!

  这两种修炼体系在将来甚至可能会融合在一起,化作祖庭道境修炼体系!

  “从前,无论是【牧神记】延康还是【牧神记】无忧乡,都没有这个意愿和勇气推行祖庭道境修炼体系。毕竟,新的体系只是【牧神记】刚刚被蓝御田和虚生花开创出来,他们作为开创者,把这些境界弄得太高深,想要理解很难。但这次祖庭玉京城直接砍去了四个境界,便会迫使延丰帝和开皇帝译月不得不壮士断腕,全力推行这个预备方案!”

  秦牧飞临延康,延康前线已经是【牧神记】一片混乱,无论是【牧神记】无忧乡的神魔,还是【牧神记】延康的神魔,都是【牧神记】恐惧无比,人心惶惶,生出绝望无比的感觉。

  即便是【牧神记】正在与祖神王交战的月天尊、阆涴神王,一时间也是【牧神记】章法大乱,二女连续丢失了三个境界,一身元气修为所剩无几,险些被祖神王击杀!

  幸好月天尊的道境修为还在,立刻施展载极虚空带着阆涴逃脱。

  祖神王乘胜追击,率领玄都大军打算大杀四方,一举推平延康西部岚枫谷地时,巨大的阴影从玄都大军旁边飞过。

  “牧天尊!”

  祖神王心中一惊,急忙调动兵力保护自身,远远避开。

  与此同时,元界幽都的战事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但凡是【牧神记】修炼到玉京、凌霄、帝座境界的延康或无忧乡的神人,都会感觉到力量的急速消退!

  越高的境界,在法力中的占比越大,尤其是【牧神记】帝座境界,占据了自身修为的九成之多!

  倘若没有了帝座境界,相当于修为一下子只剩下十分之一!

  一个帝座强者,若是【牧神记】连凌霄境界、玉京境界也没有了,那么自身力量只剩原来的千分之一!

  这种情况,延康和无忧乡高层战力的打击,会是【牧神记】何等巨大?

  这也是【牧神记】延丰帝和开皇帝译月不敢直接大规模推行新修炼体系的原因之一。

  天宫天庭体系深入人心,贸然推行,势必会引起混乱,而且会带来高层短时间内力量上的衰退。

  那时元界之战在即,新的修炼体系尚未完成,来不及推广,只能在延康闻道院中小规模推行。

  而现在,已经不容他们不推行新的修炼体系了。

  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失去的,将会是【牧神记】后世的神通者,再也不会修炼传统的天宫天庭体系,让他们失去未来的力量源泉!

  三公子四公子此举,迫使延康的神通者和神魔,浴火重生!

  秦牧在西线战区游走一圈,震慑天庭群雄,迫使天庭各路军侯不敢再战,只得收缩兵力,先稳守已经占领的地盘。

  秦牧又深入元界幽都,迫使虚天尊不得不舍弃击杀幽天尊的良机,退到天庭阵营之中。

  与此同时,天庭大营之中,两座宝殿冉冉升起,迸发出无比浓烈的道光,甚至遮掩住天空中无数太阳的光芒!

  那正是【牧神记】凌霄宝殿和紫霄宝殿的虚影!

  两座宝殿尽管是【牧神记】虚影,但大道高度凝聚,几乎形成实质,带给所有人无以伦比的力量感和压迫感!

  秦牧遥望一眼,低声道:“云天尊,你成功了。而今我们的对手,已经不再是【牧神记】昊天尊了。昊天尊已经成为了傀儡。我们的对手,终于从阴影中浮现出来!而今,你在何处?”

  他长途跋涉,从祖庭赶到元界,自身修为所剩不多,也不敢直接开战,而是【牧神记】来到岚枫谷地。

  他的神藏领域铺开,展现出浩瀚无垠的宇宙奇观,混沌殿漂浮在他的大天庭之中,与凌霄殿、紫霄殿遥遥对峙,提升延康和无忧乡军队的信心信念。

  与此同时,西部各路军队赶来,蓝御田的身形出现在秦牧身边,将自己的祖庭铺开,祖庭修炼体系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与秦牧宇宙奇观交相辉映,对峙天庭的凌霄殿、紫霄殿!

  月天尊、阆涴、太始、幽天尊、天公、土伯等人也相继赶来,各自将自己所参悟的一重重道境诸天铺开,大大小小的诸天道境在岚枫谷地上空漂浮,道音震荡,稳定军心,稳定民心。

  “云天尊呢?”秦牧询问众人。

  蓝御田告诉他,自己的所见,月天尊、阆涴也说她们见到了云天尊,终极虚空之战后,很多人都见过云天尊,见到他从西部战区走来,走入延康。

  “云天尊最后来的地方就是【牧神记】这里。”

  闫少青告诉他,道:“云天尊去了云府,后来与云霄夫人一起出来,向东方去了。”

  秦牧沉默片刻,露出笑容,顾视左右,笑道:“云天尊神龙见首不见尾,他除掉了二公子,重创昊天帝,迫使昊天帝不得不给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做狗。他已经功成,却不愿意名就,所以携带着云霄夫人隐居去了。”

  他仰起头来,看着天空,笑道:“真是【牧神记】令人羡慕的一对眷侣。不知我何时才能像他们一样逍遥自在?”

  “是【牧神记】啊。”月天尊黯然神伤,却露出笑容道。

  “是【牧神记】啊。”阆涴低头道。

  “是【牧神记】的。”幽天尊转过头去看远方。

  他们都知道真相,却无人点破秦牧的谎言。

  ————七月一号了,兄弟们手中都有保底月票吧?请投给牧神记吧!拜托!

  (/book_67257/480535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圣龙图腾  开天录  好名字  神道丹尊  房贷计算器  飞剑问道  花百科  美食供应商  落秋中文  论文大全网  哲夫当立  重生修仙我为王  女性健康  tplink  男性健康  民国谍影  房贷计算器  社保查询网  星峰传说  九重武神  绝世邪神  星峰传说  战神狂飙  广东高考网  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