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六八八章 马踏苍穹

第一六八八章 马踏苍穹

  天庭大营中一片混乱,倘若大罗天坠落,那么造成的破坏只怕会让天庭各大军营死伤惨重!

  当即便有不知多少神魔飞起,各自催动神通,壮大肉身,化作顶天立地的的巨人,试图托起坠落的大罗天。

  就在他们即将与大罗天接触时,突然一朵道花出现,道花旋转,越来越大,将坠落的大罗天托起。

  太初面色铁青,催动道树飞来,道树的根须四面八方延伸,扎入裂成两半的大罗天之中,试图将裂开的大罗天连接在一起。

  大罗天是【牧神记】大道在终极虚空中的烙印,是【牧神记】道的表现,秦牧尽管将他的大罗天打得裂开,但还无法坏他的道行。

  他只需要将裂开的大罗天合并,便还是【牧神记】会恢复到巅峰状态,但是【牧神记】秦牧对他的道心的打击,却是【牧神记】一时片刻间无法恢复。

  他存心暗算秦牧,早早的便做好了准备,然而无奈的是【牧神记】秦牧早已不是【牧神记】延康劫时的那个秦牧,无论智慧还是【牧神记】手段,都已经超越了他良多。

  那时的秦牧任由他拿捏,无比憋屈,像是【牧神记】一个懵懵懂懂的童子。

  而现在,一切像是【牧神记】颠倒过来,他谋划了二十多年的计策在秦牧面前便像是【牧神记】一个懵懵懂懂的顽童,被轻易破去不说,自己也因此遭到重创。

  突然,大罗天再度裂开,太初闷哼一声,一口鲜血涌上喉头,他闭上嘴巴,而鲜血却从鼻腔涌了上来,从鼻孔里喷出。

  他还是【牧神记】受伤了,秦牧非但将青龙魂魄夺走,还将他重伤!

  “太上皇,你今后再有动作,最好提前告知我。”

  昊天帝来到他的背后,淡漠道:“你的每一次失败,都是【牧神记】对天庭军心的一次打击,现在天庭不容许有更多的失败。”

  太初背后筋肉紧缩,没有转身,也不敢去抹鼻子里流出的血,沉声道:“陛下教训的是【牧神记】,寡人明白了。不过,牧天尊应该也受伤了。他为了暗算我,需要一边召唤青龙的魂,一边作法算计我,而他自身却无从守护,必然会被我的神通重创!”

  昊天帝似笑非笑道:“你觉得他真的会被你的神通重创?太上皇,你还是【牧神记】如此自以为是【牧神记】。当今世上,能够靠暗算重创他的人,已经没有了。你已经老了,斗不过他。你需要做的便是【牧神记】老老实实听候我的调遣,不要再自以为是【牧神记】。”

  昊天帝抬起手来,浩瀚的法力涌出,帮助他定住即将再度分裂的大罗天:“你的那一套东西,已经是【牧神记】老东西了,对付不了他。”

  太初沉默下来,过了片刻,道:“我觉得他也受伤了。”

  昊天帝不再说话,帮他定住大罗天之后,便径自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秦牧召来东帝青龙的三魂,封印在龙鳞之中,交给江陵来的将士。那将士立刻带着龙鳞离开,通过传送门户返回江陵。

  秦牧散去祭坛,收了元神,赞叹道:“太初果然还是【牧神记】厉害,伤到我了。我对他的预估还是【牧神记】差了点,他应该已经修成七十二宝殿,法力修为再上一层楼,以力成道更加成熟了。”

  灵毓秀上前,取来丹药为他擦拭指节上的伤,心疼道:“下次不可以这么勉强自己了。”

  秦牧点头:“夫人教训的是【牧神记】。下次让商君挡住他。”

  云天尊盯着他指节上的伤,没有说话。

  适才秦牧作法,召唤青龙魂魄,在秦牧作法之时,太初的神通也毫无征兆的偷袭而至,极为凶险!

  太初的神通是【牧神记】顺藤摸瓜,直奔牵魂引的源头而来,的确让人防不胜防,即便是【牧神记】云天尊也感觉到凶险万分!

  那一刻,秦牧手段齐出,站在祭坛上各种神通迸发,将太初的神通一一挡住,一一破解!

  最为可怕的一点便是【牧神记】,太初的神通威力,甚至没能传递到祭坛之外,神通便被完全瓦解!

  这才是【牧神记】最让云天尊最为震撼的!

  神通立道牧天尊,在神通上的造诣已经让人看不懂了,云天尊与太初争斗过多次,对太初的神通造诣了如指掌,也对太初极为钦佩。太初虽然是【牧神记】以力成道,但是【牧神记】他的先天一炁造诣极高,可以说是【牧神记】先天一炁的第一人!

  同样,他对太初之道也极为精通,道境也修炼到深远的层次,修炼到道境的二十多重天。

  然而就是【牧神记】这样的存在,偷袭之下,其神通威力竟然没能走出祭坛!

  要知道,成道者的神通威力,爆发开来,只怕能将无忧乡太清境摧毁大半,但如此庞大的威能竟然都被秦牧限制在祭坛上!

  最终,太初的神通只是【牧神记】伤到了秦牧的指节,秦牧惋惜于自己的神通并不完美,但给他人的震撼却是【牧神记】无以伦比!

  灵毓秀给秦牧处理好指节上的伤,秦牧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天公巨大的面孔笼罩着西方,无数太阳守拖着太阳在天公的面目下云集,玄都的大军已经准备妥当。

  “天庭的势力,实在太大了。”

  他微微皱眉,天庭拥有十倍几十倍于无忧乡和延康的兵力,现在天庭大军被无忧乡挡住,战场还未铺开,但只要把战场铺开,无忧乡怕是【牧神记】无法幸免于难!

  “那时候,便是【牧神记】天尊、成道者也要上阵!”

  秦牧胸腔鼓起,最为危险的不是【牧神记】无忧乡,而是【牧神记】西土。西土,怕是【牧神记】绝对保不住了!

  “无忧乡大败之前,必须要平了东、南、北三方的势力,否则便是【牧神记】围歼延康之局!”

  东海。

  江陵的使者从传送门中走出,快步来到东海的阵营,使者从一支支延康神魔大军间穿过。

  虎帐下,延康国师江白圭抬头看到他,眼睛中依旧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却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

  那使者快步来到跟前,献出青龙的龙鳞,沉声道:“国师,牧天尊已经将东帝青龙的三魂召来,封于龙鳞之中!”

  延康国师接过龙鳞,道:“辛苦了,你下去歇息。”

  “末将不累!”

  延康国师凝视他一眼,露出一丝笑容:“好。战争开始时,你跟在我身边随我出战。来人,请地德元君!”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

  一个柔和的声音传来,延康国师循声看去,只见地德元君公孙嬿走上前来,他急忙回头,向延康京城方向看去,只见元木还在那里,这才松了口气。

  公孙嬿道:“我将本体留在京城,肉身前来,免得惊动了东天青帝。”

  延康国师见礼,道:“元君考虑得极是【牧神记】。倘若元君本体前来,青帝即便是【牧神记】对青龙恨之入骨,也不敢出战。他不出战,便无法将他生擒降服。听我号令,整顿三军!”

  他的命令传达下去,海面上一座座营寨中顿时传来军号,卫国公、天策上将、泰山王、秦飞月等一路路军侯纷纷检阅大军。

  海面上,营寨如同长达万里的城墙,天空中,则有一座座飞行的神城,而在海下,则有体型庞大的神魔潜伏,队列整齐,随时待命。

  延康国师计算时间,精确到分毫,突然沉声道:“擂鼓,请东帝神器!”

  他一声令下,鼓声喧嚣震天,震得东海海水翻滚,浪涛裂空,大浪滔天中,营寨大门开启,一尊无比庞大的青龙神器被数千延康神人推出。

  那青龙神器坐落在巨大的海面平台上,宛如东帝在世!

  青龙盘绕,扣爪,爪前扣着一座用来磨牙的灵宝山!

  那是【牧神记】当年秦牧去拜访东极天,东帝青龙败在他手中,于是【牧神记】输给秦牧的一座灵宝山!

  而这座青龙神器,正是【牧神记】延康的造化神器依照东帝青龙的形态,炼制出来的神器,类似于神器御天尊!

  不过,这座神器是【牧神记】血肉之躯,内藏东帝青龙的大道,威力强大。

  东帝青龙神器一出,只见大营的对面,天宫座座,神城连绵不绝,东天青帝率领的东天六十路军侯,势力着实广大无边,几乎是【牧神记】在海上建立了一片金碧辉煌的大陆,相比起来,江陵阵线则显得极为细小!

  双方一大一小,兵力悬殊,但是【牧神记】东天青帝却死守阵营,无论延康国师如何挑衅,始终按兵不动。

  倘若延康这边强攻,便会陷入不利的局面,因此只能僵持不下。

  江陵这边推出这座青龙神器,对面的天庭大营也没有闲着,只见关门大开,浮现出一头巨大无朋的青龙!

  那青龙狰狞凶恶,肉身广大无边,弥漫着古神独有的大道气运,镇压东海,然而青龙却没有龙头,龙头处被人斩断,赫然是【牧神记】东帝青龙的肉身!

  太初斩杀东帝青龙,将青龙天尊的头颅封在盒子里送给昊天帝,而肉身却留了下来给了东天青帝!

  延康这边只是【牧神记】一件东帝神器,而对面却是【牧神记】青龙肉身,显然东天青帝存着耀武扬威,打压延康国师信心的心思。

  不仅如此,东天的阵营中气血如同天海倒挂,血气弥漫在天庭六十路军侯大营的上空,浓郁无比,赫然是【牧神记】东天青帝把东极天东帝青龙的诞生地,祖地万龙巢这座圣地也给搬了过来!

  万龙巢中气血旺盛无比,生机勃勃,足以保护六十路军侯无数大军断肢重生,不惧战场上受伤,宛如一件巨大无比的造化神器!

  即便实力和势力远比延康强横,宝物也非凡无比,东天青帝却还是【牧神记】闭门不战。

  延康国师江白圭挥手,押送东帝神器的数千神人们纷纷退下,回归阵营。

  这时,一艘小舟从阵营中驶出,江白圭站在小舟的船头,小舟的中心站着一匹枣红老马,在海面上划出一道直线,来到东帝神器的头颅前。

  对面,东天阵营中依旧是【牧神记】一片平静,没有人出战。

  江白圭的小舟顿下,江白圭把头上的冕冠摘下,放在船头,又取下发簪,披肩散发。

  他取出神剑,青龙龙鳞,持剑在龙头前作法。

  对面依旧毫无动静。

  东天青帝登上城楼,好整以暇的落座下来,命人做好美酒佳肴送上来,遥望这一幕,笑道:“延康小儿江白圭,诡计多端,而今又在装神弄鬼引我出战。”

  他话音刚落,突然海面上波涛汹涌,龙鳞中青光四射,一头巨大无比的青龙从龙鳞中腾空而起,广大无边,一时间龙吟声震荡不绝,大海咔嚓一声裂开,出现一道长达不知多少万里的天堑!

  一时间,东天阵营中,无数来自东极天的神龙奴隶一个个龙吟不绝,仰天咆哮,震得身上的捆龙索哗啦啦作响!

  那些神龙是【牧神记】东极天的神龙,东帝青龙死后,东天青帝便占领东极天,将青龙的所有后代统统捉起来,杀的杀,囚的囚,抽筋扒皮,甚至做成龙肝宴!

  活下来的,则贬为奴隶,锁上捆龙索,当成牲口给自己麾下的大军驭使,用来征战,以报自己当年的仇恨。

  这些神龙感应到自己老祖的气息,一个个狷燥起来,引得各军一片混乱,不知多少神魔纷纷挥起鞭子,狠抽那些躁动的神龙,将一头头神龙打得血肉模糊。

  然而东极天祖地万龙巢突然间也自气血暴动,让无数东天将士气血紊乱,难受至极!

  东天青帝脸色大变,手中酒杯啪的一声炸开,霍然起身,遥望海面上突然出现的青龙龙魂!

  那龙魂强横无比,在江白圭的作法下,不由自主的向东帝神器飘去,进入神器体内!

  “哤——”

  那神器突然活了过来,青龙舒展身躯,体表无数青龙道纹符文悉数亮起,明亮无比,一声大吼,裂开的海面突然炸开,轰轰轰,东海分裂成十字状,一直裂到东天大军的阵营前,让一座座神城浮动不休!

  那青龙身躯盘绕,抓起灵宝山塞到口中磨牙,把牙齿磨得铮亮,声音无比洪亮:“青帝,你敢如此欺辱我的尸身,欺辱我的后代,我与你不死不休!江白圭!”

  那青龙头颅垂下,巨大的脑袋如同无比庞大的山岳浮在延康国师江白圭的面前,气息喷吐,让江白圭衣衫猎猎向后飘荡,而小舟上那匹枣红老马早已被吓得匍匐在船上,屁滚尿流。

  “江白圭,你给我多少兵马?我杀入敌营,将青帝的脑袋给你提来!”

  延康国师将那匹枣红老马拉了起来,正色道:“青龙天尊,名将配宝马,宝剑赠英雄!此乃火龙驹,神勇异常,可助天尊征战。”

  青龙垂头看去,只见这匹老马瘦骨嶙峋,应该只是【牧神记】一匹凡马,被他的神威惊得一路拉稀,哆哆嗦嗦站不稳脚。

  江白圭壮怀激烈,声音如雷,喝道:“天尊马踏苍穹,我为天尊擂鼓助威,此行必定旗开得胜!”

  (/book_67257/4824538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中学生阅读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花都最强医圣  健康报网  明朝败家子  全本书屋  春野小神医  中华养生网  毕业论文网  作文大全  赘婿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回到地球当神棍  北宋大表哥  绝世邪神  全球灵潮  减肥方法  最强特种兵王  汉乡  最强终极兵王  战神狂飙  笔趣阁  大族激光  太初  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