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六六一章 老子反了

第一六六一章 老子反了

  商君亦步亦趋的跟着秦牧,秦牧往哪里走,他便往哪里走。

  他不需要去想秦牧走的路是【牧神记】否正确,也不需要去想秦牧是【牧神记】如何利用鸿蒙符文和鸿蒙元气欺骗方尖碑林,他只需要跟着秦牧即可。

  这一路行来,走走停停,倘若是【牧神记】秦牧自己走出碑林那就简单得多了,而带着商君,那就复杂了无数倍。

  方尖碑林是【牧神记】大公子创建,用来镇压瘫子的肉身和其他成道者的,这里面便有商君。想要蒙蔽方尖碑林,需要秦牧以鸿蒙符文架构,将商君自身的大道气息遮蔽,这才能带着他走出此地。

  鸿蒙架构,对秦牧来说也是【牧神记】一个很大的难题,他一边前进,一边计算。

  他就像是【牧神记】一座行动中的方尖石碑,商君走在他的阴影中,仿佛是【牧神记】被镇压在秦牧这块方尖石碑中,因此没有引起碑林的变化。

  倘若秦牧的鸿蒙架构失误,商君的气息外泄,那么他立刻便会被方尖碑林镇压,直接打入真正的石碑之中!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终于带着商君走出碑林,他周身汗水蒸腾,这段时间他全力运算,将自己的脑力发挥到极致,从无数变化中寻找出唯一的生路,这才走出碑林。

  此时他放松下来,突然脑中浑浑噩噩,四肢无力。

  秦牧闭上眼睛,剧烈的喘了几口粗气,站在那里稳住心神。

  商君回头看去,只见碑群密密麻麻的矗立在那里,数量极多,已经寻不到来路。

  他恍如隔世,想起第十六纪,想起当年自己的坚持,想起自己这一生的遭遇,觉得像是【牧神记】前世种种。

  而这一世,他将获得新生!

  不久,秦牧张开眼睛,向这座门户的外面走去。

  商君依旧跟着他,秦牧没有说话,商君也不说话,他像是【牧神记】完全融入到秦牧的影子里。

  他是【牧神记】以杀成道的存在,也做过杀手,否则也不能在尚未成道之时便杀了一尊成道者,他潜伏在秦牧的影子里,等闲人根本看不到他,甚至连他的气息也感应不到分毫。

  两人即将走出这座门户,突然秦牧停下脚步,商君也跟着他停下。

  秦牧谨慎的看着外面,过了片刻,朗声笑道:“同为弥罗宫公子,师兄是【牧神记】打算帮助老三老四,而打压我吗?听闻师兄是【牧神记】老师最器重的弟子,倘若是【牧神记】老师,老师会怎么做?”

  门外一片寂静。

  商君心脏不由剧烈跳动一下,向门外看去,门外究竟有什么?

  为何秦牧会突然这么说?

  难道弥罗宫大公子此刻就在门外?

  “老师可以做到不偏不倚,不偏向我,也不偏向其他师兄。”

  秦牧淡淡道:“你倘若真的继承老师的衣钵,你便不会阻挡我,也不会阻挡商君。因为当年商君成道,老师也不曾阻挡他。”

  门外依旧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息。

  商君微微皱眉,心道:“莫非公子判断失误?外面根本没有人。”

  就在此时,一座方尖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那方尖碑在向这边飘来。

  秦牧松了口气,迈步走出门户,阴影中,商君跟着他走出门户,没有人阻拦他们,只有那座方尖碑从他们身边静静地飘过,飘入门户之中。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那座方尖碑来到它原本的位置,落了下去。

  阴影中的商君迟疑道:“公子,老怪他们……”

  秦牧微微皱眉,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随着这座方尖碑的落下,那个小村庄的老汉、老妪、朱三通等人,只怕会被再度镇压,封印在一座座方尖碑中无法脱身!

  而且,而今的方尖碑阵列已经恢复完整,没有了漏洞,将来秦牧若是【牧神记】重返此地,便只能凭借硬本事强行破阵!

  而这,则需要太易那般的战力!

  “太易般的战力……”

  秦牧眼角抖了抖,心中默默道:“我现在没有,但是【牧神记】将来会有的!”

  突然,门户中两面断裂的门板飞起,合并在一起,化作一面完整的门,咔嚓一声镶嵌在门户上。

  两扇门合拢,上面鸿蒙符文流转,将这座门户锁了起来。

  “大师兄,你做不到老师那样!”

  秦牧转身离去,声音在这片废弃之地中回荡:“你沿着老师的路继续前行,就算能做的与老师一模一样,也难逃老师的结局。老师已经失败了!你何不试一试另一条路?”

  废弃之地中没有人回答。

  秦牧带着商君远去。

  待到他们走出废弃之地,商君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道:“适才大公子在那里?”

  “他并没与真正降临。”

  秦牧摇头,道:“他可能是【牧神记】弥罗宫七位公子中最像弥罗宫主人的人,但只是【牧神记】像而已。他的一举一动,甚至理念,都与弥罗宫主人一般。我并没有见过他,但从他学习鸿蒙符文这一点,可以看出他的性格。他压制自己的本性,让自己更像弥罗宫主人。既然如此,那么他一定会依循弥罗宫主人的吩咐,回到属于自己的宇宙纪,因此他绝不可能降临到这里。”

  商君有些不解。

  他很难理解弥罗宫大公子这种人。

  “他只是【牧神记】投影降临。”

  秦牧道:“老怪他们攻击他的道树的时候,还是【牧神记】惊动了他,因此他投影过来看一看。我必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否则他便会连我一起封印在门户中。正是【牧神记】因为他模仿弥罗宫主人,所以他的性情有着缺陷,只要掌握这一点,我们便可以脱身。”

  他长舒一口气,道:“倘若跟着我的不是【牧神记】你,而是【牧神记】老怪他们,那么我们便无法脱身了……我们去祖庭,确立世界树对应的终极虚空!”

  他分辨方向,向祖庭大黑山而去。

  幽都。

  玉矶、师秀、灵书、灵渊一个接着一个的被献祭,化作能量进入过去宇宙,而灵官殿主的道树也因此变得越来越清晰,道树上的道果也越来越强。

  而今十年过去,只要灵渊诸天被献祭完成,他便可以恢复到第十六纪巅峰时期,那时,这个宇宙再无他的敌手。

  灵官殿主静静等候,今日便是【牧神记】灵渊诸天被献祭完成的日子,也是【牧神记】他的道树彻底降临的日子。

  虽说他是【牧神记】活了四个宇宙纪的成道者,道心坚韧无比,但此刻也不免微微起了波澜。

  道树降临,他便可以先弥罗宫所有人一步,在这个宇宙的终极虚空烙印自己的大道!

  这就是【牧神记】先手!

  他先所有人一步烙印大道,那么在这个宇宙崩坏之前,他便有可能修成自己的第四枚道果!

  “随着弥罗宫的降临,这个宇宙的崩坏乃是【牧神记】必然,只怕比第十六纪崩坏的速度还要快。并非是【牧神记】所有人都有希望在这个宇宙中修成另一枚道果,但我一定可以办到。”

  灵官殿主心情大好,这正是【牧神记】他冒着得罪七公子秦牧的危险也要降临此地的原因!

  终于,灵渊诸天彻底化作能量,消失不见,灵官殿主只觉雄浑无比的大道之力从自己的道树道花道果中涌来,不由得身心舒畅,唤来虚天尊,道:“这十年承蒙你照顾,我也回报了你,将你修炼的幽都大道提升了许多。我今日功成,当去你们的宇宙虚空,尝试烙印我的大道,建立我的终极大罗天。”

  虚天尊躬身称谢。

  这十年来,灵官殿主指点她如何修行,让她获益良多,一身修为实力突飞猛进,远胜从前。

  “你按照我教你的修行,成道不是【牧神记】难事。”

  灵官殿主道树立在身后,吩咐道:“倘若天帝来问,你直接告诉他,我去烙印终极虚空,待我在这个世界成道,便可以拥有两朵道花,三枚道果。我只消肉身分开,便可以化作五个成道者助他。”

  虚天尊心中凛然:“五位成道者?”

  灵官殿主飞身而起,一步一重天,三十六步之后,便踏入终极虚空。

  “这个年轻的宇宙,还没有几个成道者,可怜六十亿年的历史,竟然如此废物。”

  灵官殿主感应终极虚空中传来的大罗天波动,分辨出有几座大罗天,不禁摇头。

  他落座下来,开始寄托自己的大道,即便是【牧神记】终极虚空的冷寂之风也不能奈何他分毫。他在过去宇宙成道,并非是【牧神记】在这个宇宙成道,因此还需要将自己的道烙印在终极虚空才能将自己的修为实力发挥到极致。

  若是【牧神记】寻常时期,他可能会选择入世修行,再修行出一条与上一个宇宙纪不同的道路,这是【牧神记】弥罗宫正统的修炼之路。

  “不过这个宇宙中有七公子,容不得我按照正统的方式修炼!毕竟,那是【牧神记】七公子啊……”

  天庭大军浩浩荡荡,距离元界越来越近,但这一路走来,辎重消耗巨大,即便是【牧神记】天庭财力惊人也难以支撑。

  更为关键的是【牧神记】,延康将所有连接天庭的灵能对迁桥断去,让天庭失去了对诸天万界的统治,没有了诸天万界的资源做后盾,天庭出兵攻打延康,仅仅是【牧神记】路途中的消耗便有些吃力。

  孟云归奉命前往南天,搜刮南天的各大诸天财富,火天尊的弟子炎崖子急忙相迎,亲自款待,接了天帝旨意之后,便立刻下令让南天各大诸天将各种财富送来。

  孟云归在南天等候了十多日,炎崖子已经准备妥当,数以百计的货船在天河支流上一字排开。

  炎崖子恭送孟云归,悄声道:“下官听闻天师是【牧神记】人族,喜爱奇珍异宝,天师,最后那艘小船是【牧神记】下官送给天师的。”

  孟云归登船,心中对炎崖子颇为鄙夷,来到一艘楼船上,传令道:“打开船舱,检查辎重,不要缺斤少两。”

  船上神官开启船舱,孟云归向船舱中看去,不由呆住,只见船舱中满满的都是【牧神记】人族,有老人,也有青壮。

  孟云归脑中浑浑噩噩,炎崖子连忙赔笑道:“天师放心,我绝不会缺斤少两!南天的人族,但凡是【牧神记】四十岁以上的,都被送来了!现在只是【牧神记】二百艘船,之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奴隶船送过去……”

  孟云归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声音沙哑道:“我要的是【牧神记】辎重!”

  “天师,这就是【牧神记】辎重。”

  炎崖子挣扎一下,没能挣脱,连忙道:“火贼时期,人族七十岁献祭,但那已经是【牧神记】老黄历了,而今祖神王重新规定了,四十岁就可以献祭!天师放心,他们都很乐意!”

  他扭头向船舱中问道:“你们乐意吗?”

  船舱中的人族异口同声:“老爷,我们乐意!”

  孟云归双手无力的将炎崖子放下,拍了拍他的肩头,喃喃道:“炎崖子,你做得很好,做得很好……”

  辎重舰队出发,孟云归站在船头上,一次次握紧了拳头,却又一次次松开,他一次次回头向长长的舰队张望,却一次次转过头去。

  “我要亲自送这些族人去天庭的大军中,亲自送他们过去,当成天庭神魔的口粮……”

  他浑浑噩噩,突然一个声音又像是【牧神记】梦魇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我有一个梦想……嘿,竟是【牧神记】如此残酷……”

  他哇的吐了口血,气色却好了许多。

  炎崖子目送辎重舰队远去,正要回去,准备更多的奴隶,突然孟云归的声音传来:“炎崖子!”

  炎崖子急忙转身,赔笑道:“孟天……”

  一道光芒闪过,将他眉心洞穿!

  炎崖子眼前的世界崩塌,渐渐陷入黑暗,只听的孟云归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欣喜。

  “老子……反了!”

  (/book_67257/484450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寸芒  全本小说网  飞剑问道  调教大宋  管理资料下载  男性健康  天天美食  铸天之景  就爱读小说  诸天最强大咖  都市之神级宗师  天天美食  大族激光  重生修仙我为王  秦吏  励志名人名言  都市之归去修仙  穿越小说  电脑爱好者之家  娱乐大头条  中华康网  秦吏  伏天氏  论文大全网  哲夫当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