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记 > 牧神记 > 第一八二六章 中心元始造玄功

第一八二六章 中心元始造玄功

  秦牧来到无涯老人的领地。

  无涯老人愈发强大了,法力无边无际,不知多少强者簇拥着他,俨然是【牧神记】宇宙中的第一圣地。

  弥罗宫和天都城的战争持续了四个宇宙纪之后,元气大伤,开天众不知所踪。无涯老人一家独大,而且更有世界树可以连接未来,让未成道的强者也可以活到下一纪,因此拥护者众多。

  自从天都城战败,凌天尊被弥罗宫主人镇压,开天众销声匿迹之后,“渎道者”便只剩下了秦牧一人。

  道境道树体系让无涯老人的修为越来越强,甚至有传闻说,他的力量早已超过了弥罗宫主人,是【牧神记】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即便是【牧神记】四公子紫霄也与他来往甚密,公子紫霄借用他的力量,完成了一统宇宙的宏图霸业,成为第十二纪的宇宙大帝。

  紫霄要做很多事情,还打算借用无涯的力量试图回到过去救回亡妻,——然而这一切只是【牧神记】徒劳。

  无涯老人也乐得紫霄做自己的傀儡,扶持他统治宇宙乾坤。

  当此之时,三公子凌霄开创出血祭质能置换法门,通过血祭,质能置换,前往下一个宇宙纪。如此一来,弥罗宫在每次破灭劫和创生劫中,便不用担心折损成道者了,只是【牧神记】他还未将这种法门流传出去。

  秦牧来见无涯老人,无涯老人因为他是【牧神记】“渎道者”,对他很不待见。过往的历史中,他们的关系很好,无涯老人与秦牧的友谊甚至可以追溯到第二纪开辟之初。

  然而秦牧与天都走的很近,让他们的关系出现裂痕,后来无涯老人便很少搭理秦牧了,甚至视若仇寇。

  当秦牧牵着秦灵筠的手走到世界树下时,突然混沌苍茫,笼罩整个世界树,厚重的混沌之气让人无法喘息。

  所有人都以为七公子混沌与无涯老人必有一战,甚至连弥罗宫也被惊动,弥罗宫主人出关,隔空观望。

  但没有人知道混沌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混沌之气散去,无涯老人与秦牧的关系又像是【牧神记】回到了从前,两人谈笑风生,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太上等人也没有看到混沌中发生的事情,于是【牧神记】前去询问弥罗宫主人,弥罗宫主人道:“混沌的神通,我也看不太明白。不过无涯老人应该是【牧神记】忘记了一些事情。”

  太上等人追问,弥罗宫主人却没有细说,只是【牧神记】道:“混沌是【牧神记】你们的师弟,他距离成道越来越近了。你们不要去招惹他。这些日子,我要跳出十一个宇宙纪的混沌长河,探查未来,你们不要总是【牧神记】老七。”

  “老七还没有成道?”众人眼睛亮晶晶的。

  弥罗宫主人终于跳出了混沌长河,来到河面上,他的神通已经到了超越所有时代的地步。直到后来的第十六纪末期,弥罗宫的神通才达到这一步。而且,那是【牧神记】的弥罗宫神通只是【牧神记】回到过去,而并非向前,前往未来。

  弥罗宫主人,已经超前太多,他站在长河之上,看到了过去的种种,又看到了未来的种种。

  在他前方,有第十二纪的混沌长河,在他身后,是【牧神记】十一个宇宙纪的过往。

  时不时有一个个身影从道道长河上穿过,那是【牧神记】返回过去的人们,他们像是【牧神记】看不到弥罗宫主人,从他身旁甚至体内穿过。

  短短时间,弥罗宫主人便洞彻过去十一个宇宙纪的一切,将世事洞察,但对未来,他一无所知。

  他转身前行,走过了第十二纪被毁灭的未来,走往第十三纪。

  第十三纪同样也被毁灭。

  他又走向第十四纪,第十五纪,第十六纪。

  他虽然无法看破混沌长河,看到这些未来的宇宙纪发生的事情,但这些宇宙纪的破灭,表明了他的失败。

  第十六纪再向前,已经没有了混沌长河,他在河面上遥望,看不到未来的第十七纪的任何东西。

  没有弥罗宫,没有世界树,没有归墟大渊,黑暗茫茫,那里什么也不存在。

  弥罗宫主人落泪,独自在长河上大哭,像是【牧神记】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大哭。

  他的一切坚持,一切理念,都就此轰然崩塌。

  就在此时,第十七纪的黑暗中突然有混沌之气涌出,一座宝殿出现在混沌之气中,与十六道长河相连。

  这座宝殿,与弥罗宫、世界树和归墟一样,出现在过往十六纪的所有长河上。

  他隐隐约约的看到那座宝殿中,有一个人影屹立。

  “那是【牧神记】未来的生机吗?”

  弥罗宫主人心神激荡,沿着一道道连接着混沌长河的混沌之气,向那座大殿走去。

  他距离那座大殿越来越近,周身紫气氤氲,抵挡来自未来的阻力,只见那大殿宏伟古朴,蕴藏着各种奇异的大道。

  他走入殿中,殿中却没有人,只有十六道混沌长河。

  这十六道长河就是【牧神记】殿外的十六道长河!

  他抬头望去,在十六道混沌长河的尽头竟然还有一座混沌大殿,朦朦胧胧有一个身影在那里!

  他走上前去,跨过十六道长河,走入殿中,却见殿内还是【牧神记】十六道长河,而长河尽头还有一座混沌大殿!

  这一刻,弥罗宫主人竟不知自己是【牧神记】在殿内还是【牧神记】殿外,竟不知那殿中人是【牧神记】在殿内还是【牧神记】殿外!

  “混沌屯蒙如卵,昏昏默默盈空。浩然太素抱鸿蒙!一炁循环凝重。”

  他禁不住长声高吟,这是【牧神记】另一种让他激荡的道法,让他有一种在未来见到同道的感觉,他继续向那个殿中的身影走去。

  “内隐真水真火,氤氲盘结如冰。中心元始造玄功!三气齐分太定。”

  他的大道震荡,期盼能够得到殿中人的回应:“好一座混沌殿!屹立在时空尽头,指引着我来到这里!这是【牧神记】未来第十七纪的宇宙罢?未来世的道友,你能修炼到这一步,着实不易。你们的宇宙,还没有经历过破灭劫罢?”

  “后学末进,第十七宇宙秦牧牧天尊,见过道兄。”那个身影向他见礼。

  弥罗宫主人心神震荡。

  他与这个叫秦牧的人聊了许久,又折返回去,回到第十二纪。

  “混沌从未来过来,是【牧神记】想走过过去的十六个宇宙纪,做到混沌成道。难怪他总是【牧神记】说自己是【牧神记】弥罗宫的老七,原来他是【牧神记】第七个成道。”弥罗宫主人心中默默道。

  公子的成道与其他成道者不同,公子都是【牧神记】在某一领域达到弥罗宫主人也无法达到的成就的人,秦牧虽然回到过去,混沌之道日渐成熟,但没有走过十六个宇宙纪,他便无法真正的成道。

  因此,他还差了些火候,不算真正的弥罗宫公子。

  “混沌来自第十七纪,我只要在第十七纪的创生劫时,看遍十七纪的未来,便知道未来是【牧神记】否还好。”弥罗宫主人露出笑容。

  秦牧见到了无涯老人麾下的那个瘦长怪人,其人名叫由睑,由睑是【牧神记】脸中心有眼的意思,他人如其名,眉心处只有一只眼睛,占据了半张脸。

  秦牧微微一笑,带着善意,指点由睑如何修炼自己的眼睛,由睑感激万分。

  秦牧和秦灵筠飘然而去。

  “爹,我们去哪里?”

  “去找凌天尊。”

  过了几日,太上告诉弥罗宫主人,道:“老师,老七闯入我的方尖碑林,把渎道者凌救走了。”

  弥罗宫主人道:“整个腌臜场都是【牧神记】他的神通所化,他想救人自然能够轻易救走。”

  太上有些不甘,道:“老师,渎道者凌是【牧神记】你亲自镇压的!”

  弥罗宫主人道:“渎道者?何谓渎道者?太上,你始终难以再进一步,根源便在这里啊。你好生想一想,想通了,你便能再进一步。”

  太上没有想通。

  第十二纪末期时,破灭劫爆发,渎道者凌杀到无涯老人面前,重创无涯老人,随即秦牧前来搭救无涯老人,惊退渎道者凌。

  这一战,无涯老人受创颇重,许多强者想要偷渡到下一纪,却因为此战出了岔子,有人发现无涯老人的根须连接到了第十七纪,被第十七纪守在世界树下的一个强者杀了不知多少。

  他们称那个人为第十七纪的狩猎者。

  无涯老人也因此与秦牧关系更好了。

  后来,秦牧身边多出了一个瘦瘦的身影,从此第十三纪便闹了贼,很多人都被偷了,无涯老人更是【牧神记】被偷得很惨。

  弥罗宫也被偷了,太上道:“贼在弥罗宫!”

  于是【牧神记】,太上搜寻那贼人,把贼人抓住,是【牧神记】个干瘦的老者,送到方尖碑林中镇压起来。

  第十七纪。

  秦牧离开的第二个年头,公子太上确定秦牧已经离开了第十七纪,这才放下心来,把开天众送入自己的道树所铸造的木船上,太易镇守在船头,公子太上送他们离开,道:“诸位道兄,你们回到第十六纪,要提防公子混沌。”

  太易道:“但请放心。我早已识得他的真面目,有所防备。”

  太上送他们回到第十六纪,滚滚的混沌之气从时空深处涌来。

  太上松了口气,回到元界,开始化道转世。

  就在太上转世之后,方尖碑林崩塌,一个干瘦老者从方尖碑林中走出,闪身离去。

  “我回来啦!”笑声在虚空中来回回荡。

  第十三纪时,弥罗宫又有了一位公子,公子无宗,秦牧又返回弥罗宫,与公子无宗把酒言欢,开怀畅谈。

  第十四纪时,公子湛寂横空出世,湛寂出生自归墟,是【牧神记】归墟神女。秦牧又跑了过来,与公子湛寂把酒言欢。

  几位公子对这个小师妹很是【牧神记】上心,把秦牧撵走,免得带坏了湛寂。

  第十四纪的末期,秦牧带着秦灵筠来到破灭劫诞生之地,秦灵筠好奇道:“爹,我们这次做什么?”

  “来接一位故人。”

  秦牧面带微笑,仰头看向混沌长河。

  琴声从河中传来,一个女子跌入破灭大劫之中。

  秦牧抬手,将那女子牵引过来,秦灵筠捧着古琴上前,脆生生道:“你是【牧神记】我娘亲吗?”

  那女子收了古琴,捏了捏她的小脸,笑道:“差一点儿便是【牧神记】你娘亲了。我叫月,你可以叫我月姨。”

  她抬起头来,看着秦灵筠身后的秦牧,似笑非笑:“牧,你没有食言。你来到这里多久了?”

  “十四年了。”

  秦牧摸着秦灵筠的小脑瓜,目光温柔,风轻云淡:“灵筠已经十四岁了。”

  一个混沌是【牧神记】一年。

  对秦灵筠来说,现在是【牧神记】她十四岁的年纪。

  “灵毓秀没有跟过来?”月天尊四下看去,目光闪烁。

  秦牧笑道:“没有。不过我找到了凌天尊。”

  凌天尊到来,接走了心有不甘的月天尊。

  “灵筠可能想要一个后娘。”她对凌天尊说道。

  凌天尊道:“有人不想要。”

  月天尊与她关系最好,什么话都可以说,气道:“你又不是【牧神记】他,你怎么知道他不想要?”

  “我问过。”凌天尊淡漠道。

  月天尊气得乱弹琴。

  第十五纪的创生劫前夕,弥罗宫主人还在看向未来,然而秦牧还是【牧神记】带着秦灵筠走来,一片混沌挡住了他的实现。

  第十六纪的创生劫前夕,秦牧又来了,依旧挡住他的视线。

  弥罗宫主人已经习惯了被他阻挡住视线,没有说什么。

  终于,第十六纪在持续了短短六亿年时间,便径自破灭了。

  这一次,秦牧又来挡他的视线,弥罗宫主人道:“混沌,从前你总是【牧神记】阻挡我去看未来,但是【牧神记】这一次,你无法挡住我的视线了。我将看遍第十七纪所有的未来,你阻挡不了。未来怎样,我想亲眼看一看。”

  “老师,从第一纪至今,没有人是【牧神记】你的对手。但是【牧神记】弟子已经成道了,我想试一试。”

  秦牧松开秦灵筠的手:“你是【牧神记】过去十六个宇宙纪的最强者,无涯老人,天都之主,甚至凌天尊,在你面前都是【牧神记】不堪一击。但我不同,我是【牧神记】未来纪的最强者。”

  他的身躯屹立,创生劫前夕,第十七纪一片混沌苍茫。

  第十六纪的破灭劫到来之时,他便已经成道,现在的他,是【牧神记】最为强大的他!

  他已经隐隐摸索到超越道境第四十重天的程度。

  他的符文元,从鸿蒙符文中完全超脱出去,他有绝对的信心与弥罗宫主人一战!

  “老师,你曾经说过我的道法是【牧神记】中心元始造玄功,我距离你说的那个境界已经很近了。”

  秦牧心中涌出无比强大的信念,沉声道:“我不会让你看到未来!”

  万亿年来,他从未尝试改变过去,但是【牧神记】现在,他想改变一下,改变自己的老师,弥罗宫主人入灭的命运!

  ————倒数第三章。求月票!

  (/book_67257/5071330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牧神记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
友情链接:步步生莲  九重武神  穿越小说  花都最强医圣  都市医圣妙厨  最强逆袭  大争之世  我闺女是天师  中药大全  吞噬星空  铸天之景  理财知识  盛唐之帝国崛起  伏天氏  全球灵潮  落秋中文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逆天铁骑  回到地球当神棍  圣龙图腾  无敌超神奶爸  寸芒  据说娱乐网  大王饶命